2

移民境况改善的一年?

都柏林—地中海难民危机告诉我们两个关键教训。首先,欧洲和国际社会保护脆弱移民群体的制度总体上存在不足。其次,在制度不足的情况下,民粹主义领导者通过煽动恐慌获得政治支持,破坏用了70年时间苦心经营才建成的自由宽容社会。

因此,今年从欧洲和全球层面采取强力措施至关重要。9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召开特别峰会,讨论构建一套保护难民和脆弱移民的公平的全球制度。我们希望各国做好准备采取切实持久的承诺。

2015年,这样的承诺极度匮乏。事实上,国际社会本可以通过向三个前沿国家(土耳其、黎巴嫩、约旦,它们加起来接收了大约四百万叙利亚难民)提供哪怕最小的支持来遏制去年的危机。只需要花费大约100亿欧元,这些国家就可以为难民提供更好的住宿、食物和教育,从而降低他们涌向欧洲的渴望。这方面的失败可能在未来多年造成巨大的成本,光是德国就可能高达每年210亿欧元

但这场危机的财政成本与人道和政治成本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去年,超过一百万人冒着生命危险穿越地中海,再历尽千辛万苦穿越巴尔干半岛。近4,000人在途中丧生,而许多欧洲国家对幸存者视而不见,拒绝向他们提供安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