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改革银行改革

伦敦——

过去三年来,解决“太大而不能倒”难题的方案多如牛毛。许多学者和专家严厉指责监管者和央行根本理解不了所谓“狭义银行业”——即重回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时代商业银行和投资/商人银行分业经营——显而易见的好处,也理解不了提高资本要求的益处。就算这些修正方法只实施其中之一,世界也将变得更安全、更美好,纳税人再也不必担忧要去拯救不负责任的金融家。

银行的回应是,它们可以随心所欲地亏损股东和储户的钱,这属于天赋人权,不可分割,任何对其业务的干涉都是对这一权利的无理攻击。此外,它们还说,提高资本权益要求可以轻易地通过更高的利率转移给借款人,给经济增长带来刺耳的刹车音。

这就像是聋子间的对话,唯一的不同点是大多数聋子会想方设法通过手势和其他方法弄懂对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