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改革联合国安理会

衡量人类进步的标尺是:我们生活的世纪不容许采取单纯基于武力的单边军事行动,但和平理想为人们所广泛认可并不意味着威胁安全的因素已经消失。有些情况下,采取防范措施是非常必要的。比如,如果国际社会果断迅速地采取行动,本可以拯救非洲众多的生命。伊拉克事件也向世界表明:大国和联合国安理会的关系实际是世界安全的关键所在。

对有效联合国安理会的需求反应了冷战结束后勿庸置疑的中心战略:安全威胁可能的表现形式不再是国与国之间的交战,而变成了恐怖行动、内战和屠杀平民。上述威胁时常与经济混乱和国家管理的根本性失败密切联系,常需要采取国际军事行动来进行应对。但对任何超越纯粹自卫范畴的国际军事行动来说,其合法性都要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¾缺乏合法性的军事行动注定难逃失败的厄运。

正因如此,国际社会必须意识到:上述军事行动和联合国之间需要建立起根本的联系。维持和平和防范危机是联合国的公认职能。但如果军事行动被视作某种形式的新西方帝国主义,就很难获得广泛的国际支持。最后一点构成了伊拉克问题的核心。向美英联军中增派其它"西方"军队改变不了国际社会的基本看法:即这次行动是对阿拉伯世界和国际社会的入侵,特别到了现阶段更是如此。

除去明显的自卫行动外,只有事先得到改革后联合国安理会的明确授权才能确保拥有合法性和国际支持。在这个问题上,单个国家、临时联盟或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这样的永久性联盟无一能够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