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论埃及革命

纽约——

革命必有原因。埃及革命就有好几个原因:超过30年的独夫统治;穆巴拉克欲让儿子接班;腐败、结党和裙带横生;以及未能惠及广大民众的经济改革(但与根本不存在的政治改革相比这已经算是一大进步了)。

这些因素造成的综合结果是大量埃及人感到既灰心又憋屈。憋屈是一种强大的动力。埃及的革命种子成熟了;在未来几年的某个时点,埃及必将发生重大变革,即使没有突尼斯的星星之火和社会媒体的存在也不能阻止它的发生。

诚然,社会媒体是一大重要因素,但它们的作用被夸大了。社会媒体绝非第一等重要的破坏性技术:曾几何时,印刷机、电报、电话、广播、电视以及磁带都曾对现存秩序构成过挑战。与这些媒介前辈一样,社会媒体也远非决定性力量:它们都可以被政府镇压,也可以被政府利用来煽动自己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