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拯救亚洲的母亲

曼谷——因为人们都在谈论即将到来的“亚洲世纪”,你可能认为该地区已经超越了往往被视为贫困国家才会面对的卫生难题,如高产妇���亡率。但现实情况却完全不是如此。

2015年,整个亚太地区估计有85,000 名妇女死于与怀孕和生产相关的并发症——占全球孕产妇总死亡人数的28%。上述死亡人数的高达90%都集中在12个国家,高质量的产前、产中和围产护理本来可以防止这样的悲剧。

因为得不到这样的护理,亚太地区平均产妇死亡率(MMR)极高:每100,000例活产儿产妇死亡就高达127例,而发达国家每100,000例活产儿产妇平均死亡只有十二例。平均产妇死亡率超过每10万例活产儿100例的最高的十二个国家包括阿富汗、孟加拉、柬埔寨、印度、印尼、老挝、缅甸、尼泊尔、巴基斯坦、巴布亚新几内亚、菲律宾和东帝汶。

2015年,这些国家贡献了约78,000例已知的孕产妇死亡统计。实际数字可能更高。事实上,众所周知,平均产妇死亡率很难估计,因为冲突、贫困、基础设施薄弱、医疗系统薄弱和资源不足导致未能上报许多死亡案例。

平均产妇死亡率数据的确可以反应并不乐观的一般趋势。事实上,如果这种状况继续下去,仅上述十二个高平均产妇死亡率的亚太国家到2030年丧生的孕产妇就有可能高达数十万。

可以肯定,过去十五年中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而且人们正在竭尽全力维持这样的进步速度。 由可持续发展目标(SDG)支撑的联合国发展议程旨在到2030年将每 100,000例活产儿的平均产妇死亡率降至七十。如果上述目标得以实现,那么整个亚太地区将有100,000人的生命能够得到挽救。

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是加快发展速度,因为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菲律宾等国平均年产妇死亡率的下降幅度特别低(2%)。按照目前的趋势,亚太地区十二个高产妇死亡率的国家仅有四个能实现与产妇死亡率相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余的八个国家实现这一目标平均需要26年。

maternal mortality rate

随着计划生育政策实施越来越严格,加快发展步伐可能面临相当大的难度。事实上,对某些国家而言,发展步伐甚至有可能放缓。

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正努力扭转这一趋势。我们不仅致力于确保让所有怀孕都安全并符合预期,确保所有妇女和少女有权就自己的家庭和身体做出选择,而且确保她们能为减贫和经济发展出一份力。

在亚太地区十二个高产妇死亡率国家,联合国人口基金倡导建立反应灵敏、包容性强的医疗体系,配备从助产士到社区卫生工作者在内的足够数量的经过培训的员工。我们已经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在阿富汗,联合国人口基金及其合作伙伴支持扩大社区卫生服务,包括设立80个家庭保健院和9个流动支助小组。截至2015年,上述计划已经使超过420,000人受益。

在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联合国人口基金协助卫生部培训助产士和乡村卫生志愿者,以提供基本的性及生殖保健,并提供女性避免意外怀孕所需的信息。上述举措导致孕产妇死亡率大幅下降,2005到2015年间从每100,000活产儿450例大幅下降至220例。

在斐济,联合国人口基金在澳大利亚政府的支持下,预先投放了数千个尊严和生殖卫生急救包。在2016年2月温斯顿飓风造成破坏后,这些战略性的投放物资协助解决了妇女和少女急迫的生殖健康需求,拯救了众多母亲和儿童的生命。

但尽管类似举措已经开始产生效果,还需要进一步投资确保为所有人,尤其是最弱势群体提供全面的卫生服务。特别是必须为性及生殖卫生服务提供更多资源——并确保所有人都能享受到这样的服务。强化并提供产前保健、确保由技术熟练的接生人员确保安全生产,并扩大紧急产科护理都是可以降低亚太地区产妇死亡率的关键要素。

当然,妇女还需要享受计划生育服务,以协助她们避免意外怀孕,并减少不安全的堕胎次数。所有妇女及其伴侣选择适合自己的计划生育方法的权利必须得到尊重,而且所有人都必须随时能够得到品种齐全的高质量避孕药具。

当女性能充分控制性及生殖健康时,整个社会都将获得巨大的收益。事实上,对现代避孕服务每投入一美元都可以带来高达120美元的社会、经济和环境回报。这样的投资应部分来自国际发展援助,上述援助计划应更加重视性及生殖健康服务,而其余的投资则应来自国家政府。

但政府所能做的不仅是投资。他们能够而且必须制定包容性政策,包括以超出卫生领域的方式满足边缘化及脆弱群体的需求。其中包括打击诸如童婚和性别暴力等有害做法;取消避孕的法律障碍;同时与社区合作纠正与性及生殖健康有关的误解。

安全怀孕和分娩应当成为所有社会的首要任务,在这个方面应当向联合国人口基金看齐。如果我们要想实现有关产妇死亡率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就必须合作推进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尊重妇女和少女就她们的性及生殖健康做出决定的权利。

翻译: 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