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4-day-old newborn baby, who has been placed among empty baby beds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如何在分娩过程中拯救妇女和新生儿

波士顿—网球明星赛琳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在生产女儿时遭遇到威胁生命的并发症,这个故事提醒我们,分娩对任何妇女和新生儿来说都有生命危险。威廉姆斯发生了肺栓塞。在为自己要求后,她获得了所需的救命治疗。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妇女没有那么幸运。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每年都有超过560万名妇女和新生儿死于妊娠、分娩或满月前。特别是,分娩前后48小时内看护不力是分娩相关病痛和死亡的最重要原因。这些死亡将家庭和社区毁于一旦。让这场悲剧更加揪心的是,这些死亡几乎完全可以避免。百分之九十九的产妇死亡和80%的新生儿夭折都可以通过正确的看护防止。

我们知道在分娩过程中哪些因素会杀死妇女和新生儿。最大的妇女杀手是大出血、败血症、梗阻性分娩以及子痫。对新生儿来说,主要风险是窒息、早产和感染。如何评估、治疗和预防这些死亡原因我们几十年前就已经了解。在许多例子中,洗手、通过皮肤抚触温暖婴儿以及治疗高血压等简单的方法就能让一切变得不同。

全球而言,分娩从家中转移到医疗场所,由熟练的临床医生提供更安全的看护。这理应带来更好的看护和更好的结果。但在许多地区,鼓励妇女在医疗场所而非家中分娩并没有降低死亡率。许多医疗场所无法提供哪怕是最基本的看护——如监控产妇血压——而妇女也面临着隐私暴露、不卫生的环境甚至医护人员的侵害。

显然,减少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和发病率方面的进步需要改善和强化提供分娩服务的初级医疗场所的能力和看护质量。但如何实现呢?

在过去三年中,我们在印度北方邦进行了全球最大规模的产妇-新生儿健康实验,以观察我们是否能够通过改善基层医疗机构的看护质量来降低死亡率。这些医疗场所是本地妇女分娩时最常去的医疗机构,平均每天有3—4人分娩,其中大部分由助产士完成。我们在最普通的基层医疗机构发现,恰当地洗手只有在不到1%的分娩服务中能够做到,只有25%的妇女获得了防止产后出血的正确医疗。总体而言,18项基本生产操作中有11项被遗漏。

要改善表现和结果,我们不必惩罚或开除员工。问题通常来自缺乏组织和协调以保证医护人员获得所需要的供给、训练和监督。没有迹象表明有方法能够带来大规模不同。但我们有一套训练团队实施有帮助的重要步骤的理论。我们训练了一些护士和医生,让他们培养助产士和管理者完成世卫组织的《安全分娩检查清单》(Safe Childbirth Checklist)的基本发现:合适的供给和防止感染的步骤、识别并治疗高血压以预防子痫,以及合理用药以防出血。

结果进步巨大,但仍不足够。我们确认了护理方面的重大改善。此前只完成18个已知分娩期间救命操作中的七个的助产士,现在能够完成13个。我们证明,在低资源环境中大幅改善看护质量是可行的。但证据表明,我们需要做更多的事实现死亡率的大幅下降。

个中努力可能非常困难,令人气馁。高效的卫生系统必须能够缩小几乎所有看护差距,包括供给和设备差距、基本技能和能力差距,以及为患病母亲和婴儿联系更高级别医疗机构的差距。医院领导和前线服务医护之间的关系,以及医护人员和他们所服务的家庭的关系,都必须互相尊重和支持。没有捷径可走。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不管是威廉姆斯生孩子的佛罗里达州还是我们的优生(BetterBirth)干预所在的犹他州普莱迪什(Pradesh)。

我们如何达到这一标准?我想答案不可能与我们所尝试有根本性不同。我们需要建立机制,发现各医疗场所的差距以及缩小这些差距依靠的是哪些指导领导和工作人员。但我们观察到,尽管我们的基本检查清单提供了改善目标以及组织和提醒关键步骤的工具,但这仍然不够,还需要做更的事情来加快变化,包括金融资源、政治意愿,以及领导者、医护人员以及社区的奉献。

我们距离填补导致最多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的差距前所未有地近。我们知道,世界各地的妇女都在遭到并发症的折磨。好消息是我们知道怎样将分娩变得更安全。要提高母亲和她们的新生儿的健康和福祉,我们必须将知识转化为全世界每个医疗机构中的现实。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7vXGinj/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