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germany_greenlight_GettyImages1162740311 David Young/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德国能够降低外部盈余

慕尼黑—德国经常项目盈余略低于GDP的8%,是世界之最。2008年金融危机后,德国盈余的规模引起了全世界的不满,至今仍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其他全球机构的关注之一。

尽管如此,今年年初,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的科学顾问委员会(Scientific Advisory Council)发布了一篇报告,结论令人吃惊:德国没有降低其大规模外部失衡的工具。

在宣布这一发现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多次抱怨德国的盈余,威胁要采取进口关税和其他保护主义手段。哪怕是在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也多次要求德国政府降低其盈余。最近,G20将“全球失衡”列为其核心关注领域之一。

科学顾问委员会和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表示德国对其经常项目平衡问题无能为力,这可算不上可靠的建议。经常项目平衡反映了出口和进口之间的差额。要减少大规模盈余,德国要么减少出口,要么增加进口(或两者同时进行)。两个选项都在政府的能力范围内。

比如,通过增加公共投资,就可以相对容易地实现进口扩张。怪异的是,科学顾问委员会的报告没有考虑这一简单又明显的方案,尽管众所周知,德国经常项目盈余是储蓄过多而投资国少的结果。不但德国政府的财政预算年年平衡——被称为(黑零,schwarze Null),Bruegel的甘特拉姆·沃尔夫(Guntram B. Wolff)还在(由我编辑的)《解释德国的出色复苏》(Explaining Germany’s Exceptional Recovery)中指出,德国公司的投资力度也不如法国和意大利公司大。

投资一般会带来更多的进口。比如,修筑公路通常需要更多的建筑机械。这反过来需要更多的中间投入品,而这些东西都需要进口。此外,德国政府配置给公共投资的每一欧元增量中,又30-40欧分被用在了进口上。因此,扩大公共投资将自动减少经常项目盈余。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这是相当方便的,因为公共投资恰好既受欢迎,又迫切需要。主要因为中国相对减速的原因,德国经济正在减速,眼看就要进入衰退——中国是德国制造品的主要进口国。自金融危机以来,德国对华出口几乎增长了两倍。但这一增速预计将无法保持。

在当今的宏观经济条件下,谨慎的政府会采取措施,通过增加投资来遏制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关于如何在零下限区间运用财政政策的最新文章认为,自金融危机以来,公共投资效果显著增加。当短期名义利率达到或接近零时,私人投资便无法挤出,公共支出的乘数效应将更强。

在贸易账本的另一端,德国也可以试图通过货币升值减少出口。尽管德国并不控制欧元汇率,但可以通过财政升值(fiscal revaluation),让其出口变得更贵,进口变得更便宜,从而达到与货币升值同样的效果。这可以通过税收政策变化实现。哈佛大学的艾曼努尔·法希(Emmanuel Farhi)和吉塔·戈平纳斯(Gita Gopinath)以及普林斯顿大学的奥列格·伊茨柯基(Oleg Itskhoki)的研究指出,降低增值税,增加所得税的组合可以实现与货币升值相当的效果。

在德国的例子中,现在进行财政升值是完全合理的,因为其在2005年前后曾进行了税收政策财政贬值(fiscal devaluation)。华盛顿大学的法比奥·吉罗尼(Fabio Ghironi)和德国央行的本杰明·魏格特(Benjamin Weigert)在《解释德国的出色复苏》中指出,2008年德国将其增值税从16%提高到19%,同时把平均所得税从57%降低到47.5%,公司税从56.8%降低到29.4%。这一政策组合让德国出口品变得更加便宜,而让进口便变得更加昂贵,从而增加了经常项目盈余。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德国现在倒转这些政策。

面临扩大公共投资和采取财政升值的选择的时候,第一个选择更好。经济已开始走弱,可能降低国家竞争优势的财政政策风险太大。但德国也不能无动于衷。在多边主义日益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德国有责任纠正全球失衡。科学顾问委员会应该更好地了解一下。

https://prosyn.org/ECqknUK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