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重新定义可持续发展

墨尔本—爱因斯坦曾说,如果他只有一个小时时间用来寻找赖以救命的解决方案,那么他会把前55分钟用来定义问题出在哪里。只要知道正确的问题是什么,他就可以在五分钟内解决它。

如今,人类就面临着这样的生死攸关的问题:如何在不破坏地球生命支持系统的情况下为全世界人口提供足够的营养和体面的生活?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突破90亿。为了寻找答案,我们必须从厘清问题开始。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人类从根本上改变了地球的生态系统。人类活动改变了碳、氮、水和磷的循环,从而改变了大气、海洋、水路、森林、冰盖,还减少了生物多样性。事实上,人类行为对地球生态系统的影响在过去几百年来是如此明显,以至于许多科学家现在认为地球已经进入了新的地质年代——人类纪。

人类活动的环境后果正变得日益明显,人类减轻这一后果的责任也变得日益重大。在去年的联合国里约热内卢地球峰会上,全球领导人同意建立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将改变未来经济政策,以捍卫我们的生命支持系统。说去来容易,但从何处着手?

近三十年来,可持续发展的定义一直是:既满足当前需求,又兼顾子孙后代满足他们的需求的能力的发展。相关政策表明,可持续发展有三大基石:经济、社会和环境。

但这一思想已经站不住脚。美国全球变化研究计划最新公布的气候变化报告草案指出,近几年来,一些类型的天气事件变得越来越常见、越来越猛烈。2012年,北冰洋海冰数量降至历史新低,融化面积相当于美国国土;澳大利亚和其他地区遭遇前所未有热浪袭击;中国和日本遭遇创纪录的洪水;英国遭遇有记录以来最湿年份。但全球应对措施仍然不充分。

我们需要新方法。经济不应该视为可持续发展的单独基石,而应该用来服务社会,而社会职能在安全的自然环境中实现繁荣。从这个角度看,可持续发展应该定义为“满足当前需求,同时保护当前和子孙后代所依赖的地球生命支持系统的发展”。毕竟,一个健康、兴盛的地球是健康、繁荣的生活的先决条件。

定义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过程已经热切启动,将于2015年完成。上周,69个国家的代表齐聚纽约联合国,本周,一个专家组将举行会议。可持续发展目标必须具有可测量、可实现的目标,并且超越国家政策层面;它们必须能够启发地区和地方政府、企业、公民社会和世界各地的个人改变他们的行为。它们应该形成基于共同价值、符合相关科学的人类目标。

本周,我的同事和我公布了名为《为了人民和地球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报告,该报告列出了所需要的内容。我们为可持续发展定义了六个全球目标��生活和生活方式、食品安全、水的可持续性、清洁能源、健康的生态系统和良好的治理。下一步是给出可测量目标,比如棚户区生活改善和遏制森林砍伐。六大目标区域的任何真正进展都要求全面的安排,所涉政策包含经济、社会和环境诸领域。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比如,减贫包括了供应食品、水、能源以及提供有酬工作等方面。但向所有人提供能源要求政府停止化石燃料和不可持续农业的补贴。而要达到食品安全目标,农业体系和行为就不但要支持农民、生产出足够的食物满足人们的营养需求,还必须通过(比如)防止水土流失、依靠高效氮肥和磷肥等方式保护自然资源。

2015年到期的千年发展目标是成功的,因为它们引导了国际资源和资金纠正了一系列与贫困相关的问题。可持续发展目标必须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就像爱因斯坦的思想实验一样,这是许多人性命攸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