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who have been recruited to work in Sierra Leone The Times/Getty Images

复兴非洲的医疗保健制度

塞拉利昂弗里敦——10月底,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联合会(IFRC)证实了很多人长久以来所怀疑的事实:为抗击几内亚和塞拉利昂埃博拉病毒爆发所捐赠的成百上千万美元一直管理不善并遭到盗用。据说这两家全世界历史最悠久的人道主义机构被这样的调查结果所“激怒”。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毋须多言,还有很多人像它们一样。

在疫情高峰期,我曾负责协调塞拉利昂埃博拉致死者的埋葬工作。在2014年开始的危机绝大部分时期,我们都严重缺乏遏制这种致命病毒所需的设备和材料。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我们失去了许多卫生工作者,丢掉自己性命的想法——身后抛下家庭和两个年幼的子女——每天都让我感到害怕。在这段时期,焦虑情绪弥漫在整个国家。

这样的焦虑情绪并没有消失。我的思绪时常回到在这场英勇的斗争中死去的同事们身上。而现在,因为确认巨额援助资金被盗,这种悲伤的情绪又掺杂了愤怒和失望——这样的不满既针对欺诈行为本身,也针对这件事所体现出来的非洲改善医疗机会和成果的斗争现状。

猖獗的欺诈行为说明捐助者通过像红十字会这样的大型非政府组织来分配资源问题有多严重。而这次红十字会所揭露的事实很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2015年5月,塞拉利昂医疗和卫生部长最先警告可能会发生普遍的欺诈现象;他甚至呼吁对资金的收支开展全面的核查工作。不幸的是,他的要求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

沉默虽然可悲,但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跟踪捐助资金是极其困难的。当政府和私人捐助机构承诺提供资金援助时,这些资金如何分配通常会通过一系列大型团体来做出决策。但这些团体往往从不提供完整的会计记录。例如,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估计外界向受埃博拉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捐赠了33亿美元。然而,这家机构的数据却并没有显示资金的具体去向。

各国政府、发展伙伴和救济机构之间已经达成了广泛的共识,那就是在像埃博拉病毒所引发的这场危机——或其它任何医疗紧急状况下——强有力的财务管理绝对至关重要。只有采用严格的预算编制制度,才能确保员工得到恰当的设备和薪酬、医院采购充足的药品储备,急救中心也才能开放。如果善意的承诺未能到达那些需要的人手中,结果必然造成资源的缺乏——从缺少医生到缺少运送患者和掩埋死者的车辆。

听到红十字会资金欺诈丑闻时我首先感到的是愤怒。但必须驱动非洲前行的是第二种感觉——失望。如果非洲大陆要想实现全民健康覆盖(UHC)和提高所有人的医疗质量,首先要做的就必须是确保资源得到高效和公平的运用。

在加强国家规划程序和原则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而根据旨在改善世界各地医疗体系质量和普及程度的全民健康覆盖2030联盟的数据,受援国在建立更加有效的预算框架方面所做的工作远远超过国际上其他国家。但非洲在建成完全符合标准的管理和采购系统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要想提高非洲医疗保健系统的质量,要想避免再次发生像国际红十字会埃博拉病毒捐赠资金那样的丑闻,受援国必须制定更好的财务管理规则。在爆发医疗紧急状况时,直接援助必不可少。但如果要确保援助妥善分配,那么受援国必须有能力以透明的方式管理大笔的款项。我们的目标必须是确保受援国有能力监督捐助资金的使用状况。

但目前情况却恰恰相反。大部分非洲国家像口干舌燥的水手漂流在茫茫大海上——到处都能看到钱,但我们却根本无法使用。要想从援助资金的汪洋大海中喝水,非洲国家必须首先将医疗保健资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

要想做到这一点,资源必须得到有效的利用。区域和行业惯例对改善协调和防止重复拨款都至关重要。例如,在卢旺达战争和种族灭绝后,该国政府要求所有发展伙伴都按照政府议程开展工作。今天,卢旺达在医疗保健服务和效果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卢旺达的经验应当成为其他国家学习的榜样。

在世界各国将目光聚焦12月全民健康覆盖日时,我独自反思过去几年的恐怖状况,思考我们应当采取哪些措施来改善未来的医疗保健工作。在塞拉利昂和在其他任何地方一样,我们必须把重点放在强有力的领导、执政和伙伴关系上。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利用我们对过去失败的集体不满来推动为所有人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工作。

翻译:Xu Binbin

http://prosyn.org/ECMEUWA/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