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特朗普时代的理性

马德里—在希腊古典悲剧《酒神的女祭司》(The Bacchae),酒神狄俄尼索斯带着对复仇的渴望,与顽固保守的国王潘修斯为底比斯的灵魂而战斗。最后,潘修斯的顽固不化——他试图镇压而不是理解和适应被热情而新奇的狄俄尼索斯煽动起来的情绪——成为他败落的原因。狄俄尼索斯赢得了胜利,而潘修斯粉身碎骨。

如今,情绪化且善变的唐纳德·特朗普正在挑战美国的政治建制,争夺美国的灵魂。但特朗普不是神。如果他赢得这场战斗,他的国家将比底比斯惨得多,并且整个世界都将受到波及。

特朗普成为总统的可能性与日俱减,但就此宣布他已经毫无希望仍然为时过早——事实上也相当危险。6月份英国退欧投票清楚地表明,民主国家的公民完全有可能做出有悖于理性自利的选择——这一趋势目前正在起势。

矛盾的是,这并不完全不符合逻辑。面临着经济萎靡、国民身份危机和民粹主义散播恐怖——所有这些都因为社交媒体而放大——被能够提供抚慰和沮丧情绪宣泄口的声音和思维所吸引亦不无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