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民粹主义的真正根源

蒙得维的亚——失控的全球化已经摧毁了就业、导致中产阶级收入停滞不前和收入不平等进一步深化。愤怒的选民因此正转而求助民粹主义政客。如果不从根本上抛弃自由经济政策,民粹主义潮流将是不可阻挡的。

这种简单的说法越来越受人们欢迎。但其实这样的理解完全错误。

恰恰因为民粹主义——无论是(以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和西班牙的“我们可以”党为代表的)左翼势力还是(以美国的唐纳德·特朗普和法国国民阵线为代表的)右翼势力——丑陋不堪、来势汹汹和破坏力极强,民粹主义势力日益壮大需要人们作出细致入微的解释。对原因把握不准会导致拙劣的解决方案出台——到那时民粹主义真有可能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

新兴传统智慧的问题在于将因为分析和政策目的而应当区别对待的三项因素相互混淆。产品市场放松管制和破除贸易壁垒属于学者们口中的微观经济学范畴。破坏稳定的国际资本流动和自我挫败的财政紧缩政策(附录A:欧元区)则属于宏观经济学范畴。降低运输成本和新的节约劳动力技术属于外生性结构变化。将三者混为一谈的全球化唯一能造成的局面是杂乱无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