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重整波斯尼亚

波斯尼亚的未来正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一个种族否决权已经使得中央政府长期陷于瘫痪,而就在最近,塞族控制的政治实体塞族共和国的领导人 米洛拉德·多迪克则用发动独立全民公决的威胁来回应改革的要求

许多人都认为塞族共和国独立不太可能,但多迪克的威胁却令人增加了目前脆弱的现状可能走向破裂的忧虑。虽然没人希望 1990 年代的大规模暴力事件重演,但这也不能因此说外交上的冷漠和不作为是合理的。

1995 年的代顿条约终止了塞族发动的种族清洗,并在波斯尼亚建立了和平。但这一协定并没有产生一个用实际作用的,有足够能力推动符合加入欧盟条件的改革的波斯尼亚中央政府。

为了安抚由 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此人在战争罪行的审判过程中去世),拉多万·卡拉季奇(依然在接受战争罪行的审判过程中)以及拉特科·姆拉迪奇(同样被控以战争罪行,在逃)这三人所领导的波斯尼亚塞族人,西方在战争结束后同意进行区域分治。而这种容忍则通过一个给予波斯尼亚塞族区域准自治权以及遏制出现一个强有力的萨拉热窝中央政府的权力的宪法架构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