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美国重新向东转

纽约——大约40年前,我进入牛津大学开始研究生学业时,兴趣是中东。我被告知,世界的这个部分属于 “东方学”,将会有一位合适的教授来指导我。但当我走进这位教授办公室和他初次会面时,我看到他的书架上堆满了汉字著作。至少在当时的我看来,他所专长的是彼东方学,非此东方学。

这位教授身上的错误在美国外交政策上重演了。美国在中东上倾注了太多精力——从某种意义上说,此乃此东方学,非彼东方学——而对东亚和太平洋关注太少,而后者才是美国21世纪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好消息是美国的关注点正在改变。事实上,美国外交政策正在悄然转向,这是一个姗姗来迟的重大转变。美国重新发现了亚洲。

在这里,“重新发现”是一个关键词。亚洲是二战的两大主战场之一,也是冷战中与欧洲并驾齐驱的中心战场。事实上,冷战期间的两次最主要的冲突——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均发生在亚洲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