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 Ramaphosa GULSHAN KHAN/AFP/Getty Images

拉马福萨能改变南非吗?

华盛顿—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在12月的南非执政党非国大党领导人竞争中胜出,这是总统祖玛遭到否定的明确标志。拉马福萨几乎肯定会在2019年当选为南非总统——只会更早,不会更迟。他承诺要刺激死气沉沉的南非经济,并实施范围甚广的反腐运动。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但关键的问题是顶层的变化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困难重重的南非民主。

拉马福萨不可能成为奇迹创造者。首先,他面临着改革本党的挑战。1994年,非国大党将南非从种族隔离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一政党身份让它能够赢得此后的每一次选举。但如今,非国大党被指执政无能、道德败坏,在2016年的地方选举中,反对党民主联盟(Democratic Alliance)在城市地区赢得前所未有的大胜。

幻灭的非国大党党员可能成为拉马福萨改革计划的强力盟友;他们足够强大,能让他击败祖玛所偏向的候选人、他的前妻、非盟委员会前主席德拉米尼-祖玛(Nkosazana Dlamini-Zuma)成为党领导人。但和从伊朗到俄罗斯的许多国家一样,年轻城市选民要求变革,与非国大党的“票仓”、年长的农村选民针锋相对。这些票仓选民不会反对非国大党,因此,非国大党的选举主宰地位不会受到生存威胁,这也构成了阻碍改革措施的力量。

拉马福萨所面临的更大的挑战来自国家本身。他必须处理好祖玛执政期间产生的结构性崩坏。南非的庇护和腐败网络根深蒂固,以至于“国家俘获”(state capture)一词已经耳熟能详——这个词来自世界银行,原本是用来描述寡头把持公共机构谋取私利的亚洲前苏联国家的。

南非的国家俘获根深蒂固。尽管缺陷重重,南非终究是民主国家,有着复杂的制度机构。和一手遮天的独裁统治不同,即使人头落地也无法祛除魔鬼。

为了协调如此众多的利益,祖玛的四通八达的庇护网络必须深入官僚和商业界的各个层级。要在经济已经拿不出更多油水供养多如牛毛的公务员和工人时——当前失业率高达近28%——打破这一利益丰厚的团块将非常困难且不得人心。

此外,祖玛尽管被削弱,但并没有完蛋。拉马福萨以微弱优势赢得了党权之争,而他的当选副手马布扎(David Mabuza)和非国大党总书记马加舒勒(Ace Magashule)都是祖玛的党羽。

祖玛系理论上还控制着非国大党的86个国家执行委员会(NEC)席位。尽管其中一些成员忠诚看起来已经动摇,但NEC过去在祖玛化解推翻他的图谋中起着关键作用。

最后,拉马福萨本人也颇具争议。作为结束种族隔离制度的协议的重要缔造者之一,他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可怕的谈判对手。曼德拉成为南非后种族隔离时代首位总统时,他是众望所归的副手人选,但在曼德拉提名他时,他没有接受,表现出务实的态度和耐心。

但他同样也是典型的非国大党系统的产物。他的巨额财富等同于来自20世纪90年代非国大党黑人经济赋权计划的礼物。尽管他生活奢侈,但仍被认为是清廉的,但他显然从非国大党的庇护中获益。

假设拉马福萨有决心、有政治智慧,也能获得支持来推动横扫一切的改革,那么他将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些南非机构——包括司法部门和公护人(public protector)——已经证明能够面对祖玛的巨大压力而不屈服。

12月29日,南非宪法法院给了希望祖玛能够在2019年任期届满前下台的人一剂强心剂。法院裁定议会没有能够在一宗挪用国家公款的丑闻中问责总统。法官要求国民大会考虑弹劾。

法院的道德地位使其成为清理南非政坛的重要盟友。但弹劾是一个漫长而纠缠的过程,不可能让祖玛在任期结束前就下台。

巩固拉马福萨地位的另一个办法是NEC内部举行不信任投票。但祖玛尽管最近明显表现出弱势,仍能够在本月早些时候扼杀NEC不信任投票——他只是做出了一个重大让步:允许他阻挠了一年多的一宗国家俘获调查继续进行。他与陷入丑闻的古普塔(Gupta)家族的个人关系将十分碍眼

非国大党的国家执行委员会就确保祖玛辞职的流程进行了争论,拉马福萨的支持者希望在几周内完成。但目前尚未制定具体的时限。祖玛是政坛老手,肯定会将这个过程拖延多月。尽管如此,他的日子已经进入了倒数。

至于拉马福萨,则发出告诫说祖玛不应该遭遇羞辱。他承认非国大党内部的权力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很能说明问题。他太明白他所面临的约束了。

国际社会也可以助拉马福萨一臂之力。经典的情形是对新领导人期待过大,而如果他没能迅速带来变化,期望就会幻灭。如果支持拉马福萨的国际投资者和相关利益者过于迫不及待,他就无法带来能提高他在南非选民中的支持率的经济增长。

拉马福萨的胜利是一个重要信号,表明非国大党内部的很多人认识到他们必须做出改变,否则非国大党就会因为窃国者侯的政党而被历史铭记。但变化将是缓慢且艰难的。预计拉马福萨需要用一手差强人意的牌去赢得一个高赌注牌局。南非选民和“围观”的全世界必须明白,他的反对者可不会马上盖牌投降。

http://prosyn.org/mbwrcLA/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