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与极端伊斯兰教的战争

纽约—法国总理瓦尔斯说,法国正在与极端伊斯兰教打一场战争,他不是在作比喻。确实有一场全方位战争正在进行,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袭击巴黎就是这场战争的一部分。但是,与大部分战争一样,这场战争并不只是一场宗教、狂热和意识形态之战。它事关地缘政治,终极解决方案也在于地缘政治。

巴黎、纽约、伦敦和马德里的罪行——针对咖啡馆、购物城、公交车、火车和夜总会的袭击——冒犯了我们最基本的人的价值,因为其中包含了蓄意谋杀无辜者和试图在全社会传播恐惧。我们习惯于将袭击者称为“疯子”、“反社会”,如果他们说他们的恶行并不只是出于疯狂,我们都会感到憎恶。

但是,在大部分情形中,恐怖主义并不植根于疯狂。这更可能是战争行为,只不过这场战争由弱者而不是有组织国家及其军队发动。伊斯兰恐怖主义是当下中东战争的一种反映——实际上也可以说是扩展。而在外部力量的干预下,这些战争正在成为一场地区战争——不断地演变、扩大,也越来越暴力。

从圣战者的角度讲——比如美国或法国穆斯林在阿富汗、叙利亚和也门的训练营中所体验到的——日常生活是极度暴力的。死亡无处不在,即使没有美国、法国和其他西方列强的炸弹、无人机和军队也是家常便饭。而受害者往往是针对家园、婚礼、葬礼和社区集会的西方打击的无辜的“附带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