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中国难以捉摸的减速

美国剑桥—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在试图提振增长,而中国却在试图让经济减速至可持续水平。随着中国向更依赖内需驱动的服务导向型经济转变,趋势增长降低既不可避免,也值得追求。但挑战也是巨大的,决不能将软着陆视为理所当然。

随着中国经济相对其贸易伙伴逐渐放缓,其出口拉动型增长模式的效率免不了会逐渐消失。因此,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是为了支持出口增长——回报也必然会消失。

消费和生活品质需要提升,即便中国许多地区面临着日益尖锐的空气污染和水短缺问题。但是,在一个债务已膨胀至超过GDP的200%的经济中,逐渐降低增长而不导致宏伟投资项目大面积倒闭决非易事。即使是政府拥有大量财政余地抵御下跌的中国,雷曼兄弟规模的破产也会导致重大恐慌。

想想市场经济实现软着陆有多么困难。许多衰退是由货币紧缩周期催生或放大的;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世纪90年代获得了“大师”(maestro)的美誉,因为他成功地降低了通胀并同时维持了强劲的增长。有控制的紧缩在中央计划性质更浓厚的经济中更容易(在这类经济中,决策者必须依靠噪声更多的市场信号),这一思想问题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