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国的互联网革命

北京—这是一个在世界舞台上上演过的故事。互联网接入已经达到了临界值,改变着商业模式,为数字产品和服务创造着数十亿美元的市场——也引发着大规模“创新性破坏”。如今,轮到中国经历这一现象了——只有在中国,这一现象发生在经济转型和快速社会变化的大背景中。这些力量的碰撞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中国拥有6.32亿互联网用户,这催生了充满活力的科技行业、繁荣的社交网络和世界最大的电子零售(面向消费者的电子商务)市场。全球投资者对中国最大在线零售商阿里巴巴IPO的热烈反应体现了互联网已经创造出多么大的经济价值规模。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活动都发生在消费端。从制造业到医疗业的各个重要行业都没有跨越向线上转型的早期阶段。事实上,截至2012年,只有大约一半中国中小企业开始利用互联网进行采购、销售和营销等活动——这意味着最激烈的变化还没有到来。

随着传统行业增加对互联网的使用程度,它们的经营也将流线化,找到新的整合方式,通过电子商务扩大接触面——所有这些都会促进生产率增长。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预测,到2025年,新网络应用将让中国总GDP提高22%。

除了对GDP和生产率的作用,互联网还能提高透明度和信任。比如,电子零售最初的形式是货到付款模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线支付平台获得了中国消费者的信任,为电子零售的爆发式增长铺平了道路。

其他行业也开始跟进。在线地产数据库能更快地匹配买家和卖家,同时降低因信息不对称造成的价格升水。为土地拍卖、收回抵押品赎回权以及私人交易而设计的平台已经出现。

类似地,方兴未艾的中国二手车市场也将从互联网革命中获益良多,因为电子商务增加了车辆挂牌和交易的透明度,新的在线工具也能帮助贷款人更详细、更成熟地收集和分析信用记录。

当然,尽管互联网能增进竞争、迫使各种规模的公司勤修内功,但构建这样一个基于信任的体系决非易事。互联网的商业潜力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数据收集、共享和分析,而这三个方面都有隐私顾虑。

尽管中国政府在2012年就��立了初步的在线隐私规则,但仍存在许多灰色地带,包括公司可以共享何种形式的信息、这些信息可以如何使用、怎样才算获得消费者同意等。除了厘清数据共享的法律框架,政府还可以利用互联网更加统一、系统地提供其自身的数据收集和交易记录,以此树立一个榜样。此外,通过让公众查访某些政府数据集,政府可以借此启动一个开放数据运动,并为相关行业的崛起铺平道路。

对中国企业来说,这样一场运动必须伴随观念的根本性变化而发生。企业不应该在关注大规模、一刀切产品,而应该利用获得的数据更细致地洞察消费者的偏好和预期——并扩大产品组合,将消费者所渴望的利基产品包括进来。

互联网让消费者能够直接比较不同产品,从中挑选最划算、最具吸引力的一个,因此用平常眼光看待在线商机的企业很快就会被竞争者所取代。当然,如此激烈的竞争会腐蚀企业的利润——这一影响可以通过用互联网科技整合后台运行和物流来抵消。

中国互联网经济兴盛的另一个可以预见的根本性变化是最具创新性、最灵活——但未必是最大、最老牌——的企业将获得最大的成功。互联网让创业企业能够以低成本迅速扩张,摆脱旧体系和传统生意经,同时也让不同行业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

因此,新来者可能一夜之间对老牌长青机构构成挑战。最明显的例子便是银行纷纷面临来自在线金融服务提供商的挑战。

互联网革命还将扰动劳动力市场,一些岗位将被自动化,而公司将面临技术熟练工人(technologically proficient worker)短缺。公司的成功将取决于雇员是否愿意学习新技能、承担新角色、适应数字市场更快的节奏和陌生的需求。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适应的负担并非完全需要工人来承担。决策者和商业领袖必须保证被取代的工人能获得再培训机会,以及教育体系能产生技术上足够擅长的工人。

互联网不仅将在未来数年中位中国创造经济动力;它还将有助于基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廉价劳动力的不可持续的增长模式的转变。互联网可以释放经济的生产率增长潜力,从而有助于中国实现转变增长模式、买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