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卡塔尔的圣战

阿布扎比—卡塔尔只是个蕞尔小国,但它在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力很大。它支持着中东、北美和其他地区的暴力圣战主义者,也支持美国对圣战主义的斗争,这让这个芝麻大小的富油国——从人均角度看,它位居世界最富有国家行列——已经从地区牛虻转变为国际恶象。

卡塔尔野心勃勃,凭借其巨大的资源成为极端伊斯兰运动的枢纽。美轮美奂的多哈(奢华的卡塔尔首都)大清真寺已成为开往也门、突尼斯、叙利亚各地展开圣战的激进分子的聚集地。结果,现在的卡塔尔足以挑战另一个坐拥巨大资源财富的瓦哈比派国家——沙特成为伊斯兰极端主义的主要输出地。

但卡塔尔和沙特之间存在巨大的不同。卡塔尔的瓦哈比主义没有沙特阿拉伯那样严重;比如,卡塔尔妇女可以单独驾车和出行。卡塔尔没有宗教警察监督道德;尽管卡塔尔牧师公开为海外激进分子筹集资金。

因此,沙特阿拉伯的顽固领导层追求反动政策是出于对伊斯兰教的刻板理解,而年纪更轻的卡塔尔皇室采取了前瞻性思维方式,这并不令人奇怪。卡塔尔是卫星频道半岛电视台和教育城(Education City,位于多哈郊外的区,集中坐落着学校、大学和研究中心)的大本营。

类似的不一致也反映在卡塔尔的外交政策上。事实上,卡塔尔与美国的关系和其与极端伊斯兰运动的联系直接冲突。

卡塔尔是乌代德(Al Udeid)空军基地所在地,那里驻扎着8,000美军和120架飞机,包括巨型空中加油机,是美国目前所进行的叙利亚和伊拉克空袭的基地。赛利亚营(Camp As-Syliyah,另一处卡塔尔免费出租的设施)是美国中央司令部前线大本营。7月,卡塔尔同意购买110亿美元的美国装备。

此外,卡塔尔利用其所资助的伊斯兰教徒保证了西方人质的释放。它还主办了美国和位于巴基斯坦的阿富汗塔利班的秘密谈判。为了方便谈判,卡塔尔在美国的支持下为塔利班的实际外交团队——以及五名今年早些时候从美国关塔那摩监狱释放的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提供栖身之所。

换句话说,卡塔尔是美国的重要盟国、伊斯兰教徒的武器和资金供应者,与此同时也是和平牵线者。除此之外,它还是世界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国,拥有世界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显然卡塔尔可以游刃有余地运筹帷幄——并且拥有可观的国际实力。德国政府领教过这一点,被迫收回其发展部长关于卡塔尔在为伊斯兰国提供武装和资金方面起着关键作用的言论。

卡塔尔日益增加的影响力对阿拉伯世界的实力平衡有着重要影响,特别是考虑到其与沙特阿拉伯的对立。这一最近才浮现的竞争动态代表着与输出伊斯兰极端主义共同发生的长期历史转变。

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都慷慨地为叙利亚的逊尼派极端分子提供武器和资金,为伊斯兰国的崛起打开了方便之门。两国都支持阿富汗塔利班。两国都在利比亚变为失败之国中起着作用——援助伊斯兰军事势力。从2011年北约推翻卡扎菲的行动期间,卡塔尔甚至在利比亚部署了秘密地面部队。

但是,如今的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互相对立。卡塔尔和土耳其一样,支持草根伊斯兰运动,如穆斯林兄弟会及其在加沙、利比亚、埃及、突尼斯、伊拉克和黎凡特的分支。这让它站在了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埃及、约旦等国家的对立面,这些国家的统治者将草根伊斯兰运动视为生存威胁。包括沙特家族在内的一些人投重金扶持与自己类似的独裁政权。

从这个角度讲,卡塔尔方针在成员国坐拥世界石油储量近一半的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内部造成了罕见的分裂。对立君主之间的代理竞争已经导致其中一些人在3月份召回了住卡塔尔大使,也加剧了中东地区的暴力和动荡。比如,阿联酋在埃及的协助下在8月份实施了秘密空袭,阻止卡塔尔援助的伊斯兰武装控制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

卡塔尔领导人情愿挑战邻国,原因很简单:他们相信他们所支持的草根伊斯兰运动能赢得最终胜利。在他们眼里,这一运动代表了大部分人的政治愿望。卡塔尔预测草根伊斯兰运动将日益左右阿拉伯政治,取代强人政权,因此站出来为他们提供支持。

卡塔尔的这一做法正在动摇不少国家,也威胁着远在该地区之外的世俗民主国家。为了地区命运和国际安全,必须驯服这头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