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俄罗斯先发制人的反革命

佛罗伦萨——201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他的国家带回到专制体制。从克里姆林到克里米亚,俄罗斯民众现在必须面对一个独裁者的贪婪、恐惧和谎言,这位独裁者在2014年摆脱了对其权力最后的限制。

在很多方面,普京的独裁都非常原始。普京的独裁基础是原始情绪,而不是苏联时代的意识形态动机。虽然普京试图借吞并克里米亚和干预东乌克兰激起民众对帝国的渴望,但这些举动实际却比夜深人静时的蒙面盗窃好不到哪去;这样的行为几乎不可能获得持久的荣誉。

与我同行的许多文化历史学家不这么认为。他们坚持认为普京政权代表俄罗斯文化传统的一种持续形式。他们认为俄国继承了某种超越革命的文化DNA,就好像某种恶性基因驱动着目前克里姆林对乌克兰的帝国主义侵略(而且,如果我们相信普京的威胁,哈萨克斯坦或许很快会成为下一个牺牲品)。还有人认为这种持续性源于民族性格。他们认为俄国人的独特个性导致他们支持普京,就像他们曾经对斯大林和罗曼诺夫表示支持。

这种说法经不起认真审视。帝国起起落落,帝国的传统也是。从叶卡捷琳娜二世到普京,虽然不乏奉行扩张主义的沙皇或政治委员,但也有领导人愿意让步。亚历山大二世卖掉阿拉斯加;列宁撤出乌克兰换取对德和平;戈尔巴乔夫为了结束冷战撤出中欧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