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lund63_Sergei Savostyano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call-in Sergei Savostyanov\TASS via Getty Images

普京危险的乌克兰叙述

斯德哥尔摩—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痴迷于乌克兰——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假装乌克兰从未存在过。在6月30日普京的年度电话访谈节目中,他声称,“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是一个民族。”而后,他又发表了一篇文章,目的是通过追溯两国的共同历史来证明上述“信念”是正确的。这是虚假宣传方面的杰作——距离宣战也只差一步。

普京的故事从古罗斯开始,当时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都讲一种语言——而在“俄罗斯接受洗礼”加入东正教以后——15世纪前,它们又拥有共同的宗教信仰。即使是在分裂的情况下,普京写道,人们仍将俄罗斯视为共同的祖国。

按照这样的说法,1605~1618年的波俄战争具有人民“解放”战争的性质。乌克兰人与俄罗斯其他东正教民众“重新团聚”,形成“小俄罗斯”,而“乌克兰”一词则代表“边境”之类的意思。

根据普京的故事,1764年新俄罗斯的建立和俄罗斯帝国的扩张同样反映了人民的意志。“俄罗斯西部土地并入共同国家不仅是政治和外交决策的结果;其基础是共同的信仰、文化传统和语言方面的近似度。”

曾克服巨大阻力确保俄罗斯拓展后边境安全的亚历山大·苏沃洛夫将军肯定不会同意这种说法。但普京表示,共同语言——仅仅因为“宗教语言特征和方言”才产生了区隔——几乎否定了乌克兰发展本国文化的可能性。例如,乌克兰民族诗人塔拉斯·舍普琴科虽然用乌克兰语写诗,但却主要用俄语写散文。

同样,尼古拉·果戈里——出生于当时还是俄罗斯帝国组成部分的乌克兰沃尔塔瓦省——曾经是用俄语写作的“俄罗斯爱国人士。”“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遗产如何能够分割?”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其后,普京谴责了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所进行的“严酷的波兰化,”当时,波兰人压制了“当地的文化和传统。”而后,他赞扬布尔什维克通过推行乌克兰化政策“发展并强化”了乌克兰的“文化、语言和身份。”

问题在于,普京继续表示,“乌克兰化往往被强加给那些并不认为自己是乌克兰人的人。”乌克兰人的俄罗斯化——俄罗斯人的所作所为令波兰人相形见绌——却根本没有被提及。

普京还将苏联视为乌克兰重新统一的救星。“1939年,此前曾被波兰占领的土地被归还给苏联。而苏维埃乌克兰则得到了其中的主要部分。”这是对苏联和纳粹德国所签署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一种奇怪描述。但普京却厚颜无耻地得出结论,认为“当代乌克兰完全创立于苏联时期。”

普京的确与布尔什维克分子之间存在分歧,而明显过度的乌克兰化却是他们的共同点。他的问题并不在于1932~33年曾导致数百万乌克兰人死亡的大饥荒时期。(普京完全避免提及斯大林,并表示,现在乌克兰领导人将“共同的集体化和饥荒悲剧”描述为种族灭绝是在“改写历史。”)

相反,普京就布尔什维克将之“作为社会实验一种取之不尽素材”的对待俄罗斯民族的方式表达了异议。他们梦想“世界革命”和废除民族国家导致他们武断地“划定边界”,并将领土作为礼物“慷慨地”赠予他人。“俄罗斯实际上遭到了抢劫。”

但即使世界谴责“苏维埃政权的罪行,”它也并不认为布尔什维克“撕裂”俄罗斯历史领土——如克里米亚——是犯罪行为。而普京清楚个中原因:“这导致俄罗斯实力削弱,”所以,那些“想看我们笑话的人都对此心满意足。”

普京又谈到心怀不轨者,但首先,他在经济领域有一两个问题要加以澄清。“乌克兰和俄罗斯数十年来一直作为一个单一经济体发展,”30年前就已实现了今天连欧盟都艳羡不已的“深度合作。”例如,从1991~2013年,他声称——尽管并不十分可信——俄罗斯的天然气补贴为乌克兰节约预算超过820亿美元。但他并未提到乌克兰领导人作为回报所被迫提供的从属性服务。

“这样一种密切关系可以…提升两国的潜力,”普京写道。但真相是,那数十年的捆绑导致两个经济体都不发达。也难怪:普京将乌克兰的“去工业化和经济衰退”归咎于其自2014年以来试图从俄罗斯分离的结果。

俄罗斯对待乌克兰一直秉持着“大爱,”普京宣称。这可不是我会在描述对一个动荡国家实施严厉贸易制裁时所用到的说法,就像普京的亲信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于2014年被罢免时,俄罗斯对乌克兰所做的那样。这也绝非对击落客机行为的恰当描述,那年7月,俄罗斯军队的所作所为杀害了298人。

但根据普京的描述,乌克兰精英“挥霍了几代人所积累的成就,”“通过否认过去”来为国家的独立寻找理由。而推动他们一路走到现在的恰恰是欧盟和美国——它们是现代乌克兰历史上显而易见的反派,一直致力于全面开展“反俄罗斯”行动。

这呼应了普京在电话访谈中的叙述:“有关乌克兰的主要问题决定权并不在基辅,而是在华盛顿,还有部分在柏林和巴黎。”在普京看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接受对其国家的“全面外部管理”导致任何与其会面的尝试均沦为徒劳。

尽管如此,普京在其文章中写道,“俄罗斯对与乌克兰对话持开放态度。”但要想进行这样的对话,乌克兰必须代表其“自身的民族利益,”而非试图“为外国利益服务。”当然,在普京看来,乌克兰唯一的国家利益必须是与俄罗斯相联合。

毫无疑问:通过否认乌克兰独立的权利,普京正在准备发动战争。西方必须迅速决定,我们愿意做些什么来阻止它。

https://prosyn.org/pxcF91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