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go of the Media Services and Support Trust Fund ATTILA KISBENEDEK/AFP/Getty Images

公共媒体的资金风险

布达佩斯——匈牙利国有媒体企业MTVA去年的运营预算约为3.09亿美元,其中多数均来自政府资助。这意味着同时经营电视台、广播网和新闻机构的MTVA每天的预算额达到846,000美金。对于一个仅有1,000万人口的国家而言,这无疑诠释了挥霍无度的半官方机构的定义。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有人可能认为MTVA的财务实力在备受收入减少和商业模式破碎的媒体行业是一个特例。但在这个世界由国家支持的媒体企业中,MTVA的臃肿预算其实是常态。 在从塞尔维亚到南非的新闻编辑室,媒体正越来越依赖纳税人的出资。 不幸的是,虽然这笔飞来横财可能让电视台播出更多节目,但却只会使行业在困境中越陷越深。

近几十年来,政府一直在国内媒体行业发挥了重要作用,利用播出频率监管和许可规定来扩大市场影响力。但近年来,政府也已经扩大了预算方面的影响力。今天,政府预算拨款构成了媒体收入最重要的来源之一

公共支持主要通过以下三种方式。一种方式是面向家庭征收许可费,这事实上采用了对内容征税的形式。虽然2011到2015年间世界各国的公共媒体预算都没有增长,例如,欧洲广播联盟56个成员国的公共媒体资金下降了40%——但政府资金仍然颇具影响力。2017年1月,罗马尼亚政府批准了一项为国有广播公司SRTV拨款3.6亿美元的预算提案,这在一个仅有2,000万人口的国家算得上一笔巨大的开支。其他地方也随处可见类似的公共注资。

购买广告是政府提供支持的另外一种方式。国家可能会在这一领域付出巨额开支。例如,2013年上半年,马来西亚政府的广告开支比排名第二到第五位的四家广告企业的总和还多美元1.18亿

最后,国家常常为挣扎求生的媒体提供现金援助,尤其针对那些播出有利报道的媒体。2014年,仅有622,000 人口的黑山政府花费3,360万美元用来援助媒体。国际媒体援助中心表示上述捐助款项包括为“可靠的亲政府”媒体Pobjeda提供“慷慨”的支持。

财政捐助永远会受到媒体的欢迎,尤其是那些资金短缺的独立媒体。但如果资金像政府拨款那样存在附加条件,就有可能影响新闻诚信。在许多情况下,公共媒体机构往往不过是政府的喉舌,而当局常常会对编辑事务进行干预。

匈牙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0年,就在右翼民粹主义势力青年民主联盟党执政后不久,政府官员解雇了一批曾在竞选期间对青年民主联盟持批评态度的MTVA记者。从那以后,当局大规模修订了媒体立法,有人担心这一措施“会对媒体多样性构成长期的限制”。

据报导马其顿也曾出现过类似的干预状况,2014年,欧盟委员会批评该国政府利用广告资金来强化国家对新闻内容的控制。世界各国的媒体市场上还有类似干预行为的无数例子。

一般而言,政府更愿为俯首听命的友好媒体或新闻机构出资。我与开放社会基金会共同编辑的一份 2014年未来数字新闻报告认为,政府利用财政压力来操纵审查对象国超过半数的新闻媒体。毫无疑问,这一比例在其后若干年只会呈上升趋势。

从更广义的角度看,通过支持恭顺的媒体报道,或者削减持批评态度的媒体补贴,政府正在扭曲媒体市场来迎合其自身利益。2012年,塞尔维亚当局向国家控制的新闻机构南通社(tanjug)注资导致其在与独立新闻媒体Beta在竞争中获得了巨大的优势。匈牙利的情况也是这样,独立新闻机构正竭尽全力追赶由国家支持的庞大媒体。一家勇敢的调查性创业企业Atlatszo就是这方面的实例。由于几乎全部资金来源于捐赠,Atlatszo年预算额还不及 MTVA日拨款的1/2。

虽然公共资金正在重塑媒体业务,但许多国家的纳税人却并非最大的受益群体。哪怕国有媒体得到的预算横财中仅有一小部分能流进独立新闻机构的腰包,新闻业就会蓬勃发展,公众也将获得更多的信息。但目前,公共媒体市场最大的赢家却是政府,它们在竭力操纵一个苦苦挣扎的行业。

http://prosyn.org/gMfhaEB/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