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vier Douliery/ Stringer

保护主义有什么问题?

波尔图—如今,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选举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新总统不会致力于自由贸易。推定民主党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最多只是自由贸易特别是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的温和支持者。她的共和党对手唐纳德·特朗普则对开放美国市场的贸易协议持完全敌对的态度。与现代共和党传统相反,特朗普准备对福特墨西哥工厂生产的进口汽车和部件征收35%的关税,对中国进口品征收45%的关税。

经济学家们一致认为,特朗普的计划将带来灾难性宏观经济效应。否定自由和开放贸易将严重影响信心、抑制投资。其他国家也将效而仿之,实施本国关税,拖累美国出口。结果将类似于美国国会1930年批准、由声誉不佳的前共和党总统胡佛签署的史穆特-哈雷关税(Smoot-Hawley Tariff)——该措施加剧了大萧条。

但仅仅因为经济学家们形成一致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对的。当经济陷入流动性陷阱时——即需求萎靡,物价停滞或下跌,利率接近于零时——常规宏观经济逻辑不再有效。这一结论适用于关税保护的总体宏观经济效应,特别是史穆特-哈雷关税。我不情愿地承认,我在整整30年前所撰写的学术论文中就证明了这一点。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gT8yoJ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