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没有时间理会贸易原教旨主义

坎布里奇——我们这个时代的关键挑战之一“是保持一套开放并不断拓展的国际贸易体系。”不幸的是,世贸体系的“自由主义原则”“正在遭受越来越严重的打击。”“保护主义越来越无孔不入。”“系统有极大危险会陷入崩溃...或者重演20世纪30年代严峻的崩溃局势。”

你以为这种说法截选自最近商业和金融媒体担忧当前全球化所引发反弹的大批文章是可以理解的。而事实上,它们写于35年前的1981年。

滞胀是当时发达国家的问题。 当时日本、而非中国,扮演着困扰并接管全球市场的贸易怪兽的角色。 美国和欧洲的对策是通过设立贸易壁垒对日本汽车和钢材强制实施“自愿出口限制”(VER)政策。 “新保护主义”言论无孔不入。

随后发生的事件证明这种对贸易制度悲观看法的错误。 在世贸组织成立的推动下,双边和区域贸易及投资协定迅速扩展及中国的崛起导致1990年代和2000年代全球贸易爆发,而非大幅滑落。 全球化新时代——事实上更像某种超级全球化时代——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