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保护冲突区的教育

多哈、伦敦—在冲突区,承受暴力最多的往往是儿童。上个月,叙利亚伊德利卜(Idlib)的一所学校遭遇反复空袭,至少22名儿童丧生;而几个月来,深陷重围的叙利亚阿勒颇市儿童面对近在咫尺的持续轰炸面前无路可逃。9月,《纽约时报》报道,“他们无法玩耍、睡觉或上学。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少。”

在这篇报道发出前几周,一颗炸弹在泰国南部的一所学校外炸响,而此时家长们正在送孩子们上学。爆炸造成一位父亲和他四岁的女儿当场身亡,并有十人受伤。人权观察组织的布拉德·亚当斯(Brad Adams)将此次爆炸描述为“令人发指”:“称之为战争罪行不足以充分描述它对受害者所造成的伤害或这类袭击对地区内儿童所造成的巨大影响。”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而在泰国爆炸案发生前几周,即8月13日,对也门西北部萨达(Saada)地区一间学校的空袭造成十名儿童死亡,30多名儿童受伤。

这些最近的例子表明,我们显然需要阻止针对教育机构和设施的袭击——通过国家和有武装的非国家行动方实现。因此,教育至上(Education Above All,EAA)成立了一个维权计划——保护不安全和冲突中的教育计划(Protect Education in Insecurity and Conflict,PEIC)。

PEIC的初衷非常直观:教育为儿童和年轻人提供至关重要的机会,对于生活在冲突区的儿童和年轻人尤其如此。学校和大学是学生过上正常生活的关键一环,并鼓励他们保持希望、追逐梦想。它们不但训练下一代医生、记者、律师和社会领袖;它们也为孩子们提供导师、食物、水和关于基本健康和卫生的知识。但是,叙利亚、也门和苏丹等国家针对学校的袭击事件表明,本应成为安全港的校园正在面临直接威胁。

如果儿童在冲突期间仍然能够上学,他们就能成为茁壮成长的幼苗,在战斗结束后重建被毁于战争的社会。为了保护学生受教育的基本人权,冲突区的大学和学校应该获得与医疗设施一样的庇护。事实上,和医院一样,在任何一个社会里,学校集中了最脆弱的人群之一。

袭击儿童和学校常常会遭到国际谴责,但光靠言语显然无法形成有效威慑。因此,PEIC的任务是通过依据国际法的执行机制增强我们阻止袭击教育设施的集体政治意愿。EAA希望确保教育被承认为人类发展的基础——因此应该受到最充分的保护。

我们应该创造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一位想要学习、做老师和从事学术研究的人都能在和平环境中带着尊严实现愿望。但这一共同的雄心需要共同行动实现,因为必须具备协同、合作和共同信任才能制定保护冲突中的教育机构所需要的新国际安排。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在保护教育免受袭击全球联盟(Global Coalition to Protect Education from Attack)的合作下,PEIC在推进安全校园宣言(Safe Schools Declaration)方面起到了领导作用。该宣言承诺保护“学校和大学免于在武装冲突中被用作军事用途”。该条款对于保护战争期间的在校儿童、教师和设施至关重要。我们希望,这份宣言能够全篇成为举世公认的国际准则。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9月,阿尔巴尼亚成为该宣言第56个签署国,阿尔巴尼亚政府现在公开承诺在武装冲突期间保护教育。随着这一承诺,阿尔巴尼亚加入了伊拉克(眼下保护儿童的未来是其紧迫需求)、阿根廷、巴西、智利、意大利、肯尼亚、尼日利亚、新西兰、挪威、卡塔尔、南苏丹等国家的行列。

EAA致力于阻止学校变成战场,它呼吁所有尚未签署宣言的国家加入进来。签署宣言即做出了政治承诺保护教育,即使是在最残酷的冲突中也是如此——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保护全世界儿童的承诺。保证今天的学生有机会成为明天的领袖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世界正在目睹叙利亚、也门和其他冲突区的学校被毁,安全校园宣言的意义也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