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公海上的死亡与希望

加拿大哈利法克斯——鲨鱼及其远亲鰩鱼在恐龙出现前就已经在地球上生活。它们躲过了消灭霸王龙及其他所有物种的灾难性大灭绝,也躲过了消灭96%海洋物种的二叠纪-三叠纪大灭绝。即使是锤头鲨等较新进化的鲨鱼谱系在地球上的生存时间也已经超过3,000万年。

但短短数十年后,四分之一的鲨鱼和鰩鱼就将面临着灭顶之灾。这是我们的错——保护鲨鱼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并非只有鲨鱼和鰩鱼在劫难逃。海洋生物多样性的其他部分——尤其是珊瑚、海洋哺乳动物、海鸟和海龟—— 也正在疲于应对人类的压力。结果导致海洋生态系统稳定性和效率下降,并有可能面临四分五裂的威胁。

鉴于海洋生物所面临的大范围威胁——包括过度捕捞、气候变化、污染和沿海地区开发——人们很容易对此抱有悲观情绪,这甚至不失为一种理性的态度。但今年却可能标志着加强海洋生态系统保护的开始,特别是在导致众多物种数量急剧下降的过度捕捞领域。

未来面对的挑战不容小觑。迎接挑战需要克服海洋保护领域最棘手的障碍之一:在不归属单一国家管辖的约60%的世界公海海面上确保生物多样性可以持续。

在实行归属管辖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EEZ)内,有几个国家已经综合利用强势立法、良好管理和有效执法来保护鱼类资源和生态体系。(但同时还存在太多的反例。)

但在专属经济区外已经出现了致命的问题:多数生物资源事实上呈开放状态,很容易受到过度开发的威胁。虽然已有不少改善资源管理的善意尝试,但成败与否全部取决于参与者是否愿意为保护长期共同利益而牺牲集约利用资源的短期经济利益。

参与国际进程的代价会带来不守规则的冲动,导致执行力度偏弱或根本就拒绝参与。这个问题在涉及环境保护时尤为突出,因为环境问题牵扯到高昂的政治资本;拿到近乎一致的支持至关重要;问题可能引起广泛的争议;收益分布不成比例,并且需要较长的时间跨度才能实现收益。气候变化现实政治的经验表明上述挑战即便不是无法解决,至少也令人生畏,体现着最难以解决的政治和社会困境元素:包括囚徒困境搭便车问题公地悲剧

目前,我们靠一张完整的立法网络——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粮农组织指导方针鱼类种群协定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来负责管理影响公海生物多样性的行为。但生物资源受到的保护依然非常有限——并且漏洞极多。

比方说,因为不是所有国家都签署了上述协议,船只可以为逃避法规约束而选择悬挂哪国国旗(“方便旗”)。某些渔场一直没有加入在资源管理领域发挥作用的任何区域组织。结果导致未经报告和监管的非法捕鱼业产值每年高达美元数十亿。

由联合国工作组于1月提议的充满希望的步骤是就公海生物多样性制定有约束力的新法规。该法规定于9月提交联合国大会接受审议。

如此协调统一的架构或许有助于弥合区域管理差距;迫使现有渔业机构合作提升管理效果;并最终催生侧重于管理保护生态系统,而不仅是渔业资源的崭新组织。这反过来又将催化打造公海海洋保护区的合作,致使遭到破坏或几近枯竭的生态系统得以休生养息。

当然,必须对上述区域实行监控以提高效率。令人期待的是利用卫星技术来发现和处理违反渔业规定的个别船只。这或许会使海洋管理向好的方向发展,对拥有大型专属经济区且海洋执法能力有限的国家尤其如此。

建立处理违规行为的统一体系也有着重要意义。可以通过港口国措施协定对违反规定的船只关闭港口,该协定目前正在等候审批。

海洋管理和保护正处于关键时刻。对海洋资源的过度开发不能无限期继续。即将出台的“国家管辖范围外的生物多样性”协议在全新监管方式的支持下,或许会显著改善对海洋的管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难点在于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提高管理水平意味着我们相比短期盈利会选择长期可持续。我们能否克服选择短期利益的冲动还有待证实。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