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利用少女的力量

拉各斯—当你想到少女时,可能会有刻板印象,比如“贱女孩”和将自己锁在卧室里的忧郁女高中生。现实是少女不但是全世界最被边缘化的人群,她们也拥有着几乎无可比拟的为所有人构建更美好未来的潜力。

目前,青春期女孩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超过2,200万最贫困少女辍学。每天都有39,000位18岁以下女孩成为某个人的妻子。对全世界为数巨大的女孩来说,生育权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梦。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这一状况不容于道德和社会,在经济上也十分愚蠢。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但能保护数百万儿童;还能战胜当今世界所面临的一些最艰巨的挑战。

以人口快速增长的挑战为例。尽管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人口规模正在下降,但在某些地区,人口仍在迅速增加,特别是女孩面临的成功壁垒最高的地区。在非洲,预计到2050年人口将翻一番,到2100年将翻两番。

如果少女能够获得知识、技能和工具避免非自愿怀孕并赢得自身未来的控制权,那么生育率将显著下降。这些新获得权利、受过教育的女孩还能成为所在社区更广泛的积极变化的推动者。

保护全世界年轻女孩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世界各国通过宏大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做出了要在2030年完成这一任务的承诺,包括消灭童婚和确保所有女孩都有学上。但如果各国想要在女孩保护和赋权方面取得成功,就必须做好一个关键步骤:扩大人乳头瘤病毒疫苗的普及度。人乳头瘤病毒(HPV)是绝大部分宫颈癌的致病原因。

HPV疫苗是一项相对较新的技术,对9—13岁尚未接触过该病毒的女孩效果最好。这意味着她们从来没有过性活动。这一年龄要求将HPV疫苗与其他儿童疫苗(主要在婴儿期接种)区别开来。

乍一看,这似乎是一个严重的劣势,因为HPV疫苗根本无法纳入其他疫苗计划。事实上,年龄要求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会让青春期女孩获得其他重要的健康服务,如生殖教育、经期卫生、驱虫、营养检查、维生素针剂和普通体检等。

令人鼓舞的是,发展中国家政府越来越多地要求HPV疫苗。这很有意义:在每年死于宫颈癌的266,000名女性中——平均没两分钟就有一人——85%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如果放任自流的话,这一数字将在2035年增加到416,000,超过难产。在许多发展中国家,HPV疫苗不但是有效的解决办法——每10,000名接种者可以减少1,500人死亡——也常常是唯一的办法,因为最贫困国家没有能力为宫颈癌提供监控和治疗。因此,癌症专家政府官员、私人部门领袖和公民社会代表几周前齐聚亚的斯亚贝巴,召开第十届非洲阻止宫颈癌、乳腺癌和前列腺癌会议

还有更多好消息:HPV疫苗计划的基础已经具备。2013年,在SDG还远未达成一致的时候,由我担任理事会主席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就开始着手努力让穷国能够获得平价HPV疫苗。此后,我们看到23个国家通过试点示范项目引入了该疫苗,还有五国即将跟进。

但前方挑战依然艰巨。将重点放在疫苗的校园推广的做法被证明是成功的,但不足以在入学率较低的国家接触足够多的女孩,特别是农村地区。除非我们找到接触最脆弱群体的办法,否则再多的政治意愿或融资都不足以实现保护妇女和女孩的SDG。

只有两个获得Gavi支持的国家在全国普及的HPV疫苗,并且这两国家相对来说入学率都比较高,因此,我们并不完全清楚克服这一挑战到底有多困难。围着我们从试点项目转向更高效、性价比更高的阶段性全国推广系统,应该能够更好地了解合理的预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对于如何接触辍学女孩,我们确实有一些主意——首先从社区卫生中心开始。目前,女性在怀孕或为婴儿接种时最有可能去社区卫生中心。但通过与社区领导和家长共同加强宫颈癌预防意识和解决其他地方性卫生问题,我们发现在这些中心引导需求和实现良好的接种率是可能的。

确保所有女孩都能获得HPV疫苗能够改善无数人的生活,这不仅仅是通过降低宫颈癌患病率实现,也通过让其他众多重要服务能够得到提供实现。癌症专家、政府官员和私人部门和公民社会代表决不能忽视这个机会。这也是所有193个签署SDG的政府的当务之急。我们决不能辜负我们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