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动物希望之年

普林斯顿—人们常说,一个社会的道德进步可以用它如何对待最弱势成员判断。论个体,黑猩猩比人强壮多了,但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可以和确实可以轻易捕获它们,让它们无助地被关在动物园和实验室中。同样在人类的力量面前束手无策的还有我们饲养来吃的动物,其中,母猪的全部意义就是用来生产小猪——四个一胎,每年两胎——这一切都在只能勉强转身的狭窄空间内完成。

从这个角度讲,2013年是欧洲和美国的一个良好开端。1月1日,欧盟颁布了一项法令,禁止从受孕第四周到生产前一周之间把母猪关在窄圈中。如今,数百万头母猪想必已经拥有了转身甚至走动的自由。猪圈也不能只有水泥,必须铺上稻草和其他让母猪感到自然的材料。到1月20日,27个欧盟成员国中的20个至少完成了九成的该法令要求,欧洲委员会准备采取行动以确保该法令的完全执行。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与此同时,在美国,美国人道协会(Humane Society of the US)的积极奔走已经说服50家主要猪肉采购商宣布将不会购买使用窄圈饲养母猪的供应商的猪肉。(Chipotle和Whole Foods等公司已经开始这样做了。)

不过论家畜福利,欧洲仍然领先于美国。母猪窄圈禁令是改善动物囚禁极端形式的又一进步。

首先被取消的是小牛窄圈,时间在2007年。去年,标准层架式蛋鸡舍被禁,多少改善了上亿蛋鸡的生活环境(尽管它们仍可能被关在严格限制移动的鸡笼中)。

新标准是折中方案,其基础是欧洲人将继续食用动物制品,不希望食品成本显著上升。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动物福利支持者不会——也不应该——满足,即便欧洲委员会科学和兽医学意见表明新标准能降低动物痛苦。

还有一项欧洲法令也在1月1日生效,该法令禁止用黑猩猩来做医学研究。这项法令没有引起注意,因为自2003年以来欧洲从未用黑猩猩做医学研究。过去20年来,其他国家也停止了用黑猩猩做医学研究;事实上,只有美国和加蓬还在这样做,而美国还是最大的黑猩猩使用者。

上个月,负责生物医学研究的美国政府机构全国卫生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批准了一份报告,该报告建议取消绝大部分NIH资助的包含对黑猩猩的侵略性��为的生物医学研究项目。该报告还建议大部分NIH拥有或饲养的黑猩猩应该从研究领域“退出”,送入动物保护所。

NIH将只保留一个黑猩猩基地,大约有50只黑猩猩,任何在这些猩猩身上所做的研究都必须经独立委员会批准,并需公示。报告还建议对饲养和保留黑猩猩采取特殊要求:以群的方式饲养,每群至少七只,每只黑猩猩的活动空间不少于1 000平方英尺并配有攀爬设施,为黑猩猩提供寻找食物的活动。NIH行动仍需要其主任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的批准才能生效。

数十亿动物仍生活在工厂化农场的恶劣环境中,增加怀孕母猪活动空间以及将数百头黑猩猩从实验室解放出来也许并不值得大书特书。但总体状况值得庆祝。几百年来,工业化国家的人们一直把动物当作生产单元对待,而不是把它们当成有意识的生命,没有给予它们道德地位,没有要求我们将它们的利益也考虑在内。(在较为传统的社会,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通常更为密切,但这并不一定对动物更有利。)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将动物从压迫中解放出来是一场堪比解放人类奴隶运动的道德运动。事实上,奴役动物以获得劳力和食物远比奴役他族人类更普遍,也更核心。除了极个别短暂的例外——比如在印度阿育王时期和日本的德川纲吉时期——保护动物免受暴行的法律出现还不到200年。

因此,这注定是一场长期的斗争。但是,如果说到目前为止的成果远低于人类继续在动物身上犯下的错行的话,那么我们可以从1月的发展形势中看到希望,我们可以感受到变革的速度正在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