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私有化波斯湾

吉达—阿拉伯世界经历着快速的根本性变革,阿拉伯领导人必须迅速适应这一形式,否则就会面临群众起义的风险。对于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国家——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和阿联酋——来说,可谓殷鉴未远。它们的邻国中不乏深陷内部冲突或艰难转型者,国内不满情绪也在不断升级。海湾国家急切地想平息革命浪潮。

事实上,GCC向被阿拉伯之春席卷的邻国提供了慷慨的援助,到目前为止总数已高达1600亿美元左右。此外,为了平息国内政治紧张局面,一些海湾国家还宣布了额外支出计划,比如大幅提高工资水平、大幅增加公民公共部门就业岗位、提高失业保险等。

简单说,海湾国家正在用财富收买革命。毕竟,几十年来,自然资源带来的快速经济增长让海湾国家的大部分国民获得了无穷好处。

但GCC国家也充满了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靠短期经济政策是无法解决的——如臃肿的公共部门、对进口劳动力的严重依赖以及局部性高失业(特别是年轻人,海湾国家年轻人比例非常高)。海湾地区需要旨在带来急需的经济多样化的可持续政策。事实上,没有深度结构性改革,作为海湾国家政治稳定性根基之所在的高生活水平可能难以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