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难民危机的公私合作方案

布鲁塞尔—国家发展并只是为了减轻贫困;也是为了向贫穷和脆弱社区提供安全、稳定和经济机会,从而让公民免于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逃离祖国。对于想要阻止来自非洲和中东的难民和移民流的西方来说,支持发展是比建造高墙和倒刺铁丝网更有效的方针。

但发展往往被迫在决策清单中叨陪末座。始于2001年的所谓的反恐战争最终演变成动摇整个中东、危害人民的自由、破坏人民的安全、改变他们的社会的性质的残酷的冲突。这导致人们逃离家园,往往同时也逃离祖国。特别是没完没了的叙利亚冲突,已经造成大约五百万人流离失所。

当然,说难民应该驻留在他们所到达的第一个安全的国家不无道理。但是,许多难民想要的是逃离整个地区的动荡。他们梦想在欧洲过上安全和有希望的日子,并为了实现这一梦想不辞千辛万苦——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横渡地中海。

对欧洲来说,对这些难民关上大门不是选项——绝望的人群将继续涌向安全和希望——尽管许多人仍然相信就应该这么做。当德国总理默克尔同意接受一百万难民进入德国时,她受到了许多人的赞美——也被许多人所反对。

但对难民流一收了之其实也不是一个选项,至少不是完整的选项。如果埃及和叙利亚一样陷入动乱呢?发达国家——其中一些拒绝接受任何难民——是不可能一股脑儿接受2,000万新近流离失所的人的。

应对难民危机的唯一的现实选项是解决人们流离失所的根源,包括恐怖主义、饥饿、压迫、基础设施不足、重要资源稀缺、缺少就业机会和经济前景,以及生活水平下降。从这个角度看,支持国际发展不只是出于慷慨的自发行为;而是事关共同生存的大事。

但是,要取得成功,发展政策必须适应经济现实。发展基金不能简单地将钱由一国转移支付给另一国——过去60年来一直是这么做的——而必须用来动员私人部门,它们才是经济增长和发展的真正引擎。事实上,在发展中经济体,私人部门贡献了90%的就业岗位

有了正确的方针,每年由欧盟提供的200亿欧元发展资金可以为发展中世界撬动3,000亿欧元的资本,让数百万人的生活变得更好。这一模式非常直观:首先,融合公共、私人和慈善部门的贡献;其次,将资金根据严格的私人部门标准进行投资,而不是将它们委托给轻蔑地对待捐助金的挥霍成性的公共部门行动人。

这种融合金融实体尽管尚处在雏形阶段,已经在世界其他地区显示出很好的效果。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份调查发现,投入这些计划的每一美元公共资金,可以吸引到多大20美元的私人投资。而这还没有计入会计、投标和报告等流程改进所带来的好处——它们全部是加强私人部门参与的副产品。

如今,许多欧洲国家正在艰难应对增长停滞,面临趋紧的财政约束,这一方针就显得尤其合理。只有四个欧盟成员国目前将国民总收入的0.7%——全球一致认可的标准——用于发展援助。

好消息是欧洲各国政府正日益认识到利用私人部门的潜力支持发展的需要。上个月,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全体会议上,欧盟委员会支持了我的让私人部门站出来、集中于发展项目的计划

但让私人部门投资成为欧洲发展战略的核心部分只是第一步。欧盟委员会现在必须把语言转化为行动,这意味着直接与私人部门和企业界合作。通过稳定中东社会、推动它们的经济发展,欧洲可以帮助阻止今天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大量涌入的情况,同时又能确保未来的新市场、商业机会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