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bosco1_GETTY_ESG STANDARDS private equity Getty Images

私募股权的ESG世代

纽约——当面临重大威胁时,人们通常会求助于宗教或政府。如今,气候危机正在加速,欧洲部分地区处于战争状态,美国两极分化严重,枪支暴力不断增加,新冠阴魂不散,发达经济体面临滞胀衰退。但是,在全世界数百万人遭受经济和情感的苦难时,宗教基本失去了道德权威和实际影响,而许多政府要么瘫痪,要么被独裁者控制。

当然,私营部门无法独自解决所有这些问题。但是,如果公司和投资者始终坚持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标准,世界至少会变得更美好吗?

有人会说,不会那么快。认为企业有义务按照目前适用于财务结果的严格程度报告和讨论 ESG 指标,这一想法是有争议的。一些政客试图将 ESG 考虑作为一个党派问题。大投资者声称,今年股东年会季过多的规范性 ESG 提案表明,可持续投资运动已经走得太远了。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被标准普尔 500 ESG 指数剔除后,其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发推特反对这一概念。

尽管如此,资本仍然可以成为积极的全球变化的关键杠杆——但也许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流经全球私人市场(而非公开证券交易所)的资本可以在将 ESG 纳入主流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毕竟,在全球范围内,企业部门雇员十分之九在私营企业(此“私营”为相对“上市”而言,非相对“公有制”而言)工作。私营企业数量是上市企业的200倍。私营企业是资本主义的核心。而的公司获得发展资源的最重要的大动脉也是私人市场——尤其是私募股权。

诚然,传统上私募股权并不是人们在讨论如何改善世界时首先想到的对象。但是,尽管这个行业自 1980 年代开始就以现在的面貌存在,但时至今日,它已经管理着超过 9 万亿美元的资产,拥有许多我们日常生活所依赖的公司。此外,随着许多领先的私募股权公司的创始人退休和年轻一代掌权,它即将经历一个划时代的转变

这群如今三四十岁的人非常清楚受 Gordon Gekko 启发的婴儿潮一代投资者的失败,以及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观点——商业领袖唯一的社会责任是最大化股东价值——的局限性。新一代私募股权领导者从根本上相信资本主义可以产生共享和持久的繁荣。他们认为,要想产生良好的财务回报,就必须承认可持续性、环境和工人的尊严是建立持久企业的核心。这一观点的基础是目标理想:相信成功的组织在其所有者、员工、客户和供应商以及他们经营所在的社区之间创造一种相互积极的动力。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Subscribe

在这种多维回报的环境中,制定关键的非财务但实质性的指标,并建立基准和绩效标准至关重要。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可能从来没有说过,“如果你不能衡量它,你就无法管理它。”但这并没有使它变得不那么真实。

根据地区、行业、公司规模和所有者的目标,选择要衡量的 ESG 指标可能会有所不同。但这不是放弃建立标准的理由。每个企业都可以定期衡量许多重要指标,以便更好地谈论做正确的事情。

例如,所有公司都应跟踪其淡水使用废物产生以及直接和间接排放,监测其所有活动是否导致土壤封闭。其他关键指标包括管理团队和董事会的多样性、员工流失工伤数据泄露

获取 ESG 数据并没有万能的方法,但有最低的共同基础。我们赞赏 ESG 数据融合倡议(ESG Data Convergence Initiative)制定基线报告指标的工作,以及国际可持续发展标准委员会(International Sustainability Standards Board)为更新和全球化行业标准所做的努力。

现在需要跟踪此信息。全球范围内有 8,000 多家私募市场投资公司,其中绝大多数尚未采用 ESG 标准。这需要改变。随着《可持续财务披露条例》(Sustainable Finance Disclosure Regulation)和气候相关财务披露工作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所建议的规则和标准生效,监管机构将很快提出要求。投资者也会提出要求——而且已经如此,今年股东大会季与气候相关的提案数量显着增加。面对日益加剧的社会紧张局势和前所未有的环境动荡,社会需要投资者更加关注 ESG 因素。简而言之,我们必须从“相信我”转向“让我看”。

近 90 年前,美国国会成立了证券交易委员会,会计行业制定了通用会计准则。财务披露参差不齐的企业开始定期和透明地报告。反过来,更广泛的投资者参与和股东民主的出现支撑了资本市场。

我们现在需要为 ESG 报告和利益相关者民主做同样的事情。新一代的私人市场参与者可以引领潮流。

https://prosyn.org/ZhQWDZ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