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ersaud15_Danny Lawson - WPA PoolGetty Images_prince philip Danny Lawson - WPA Pool/Getty Images

隐忍的挽歌

伦敦—已故女王丈夫、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因其独特的个性而久久地受到赞美(或嘲弄)。他在4月9日去世,享年99岁,在世时他是英国伟岸、乖离和古怪的“大叔”——一个与现代世界完全格格不入的人。

仅仅举一个臭名昭著的例子,菲利普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军人需要治疗。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他就说,“过去并不是每次有人放枪时都有辅导员冲来冲去,问‘你没事吧?你确定你没有可怕的问题吗?’这是现在才有的东西。”

如果菲利普的去世意味着我们也将埋葬英式"沉着"的标志性形象,我们是否应该也表示一下哀悼?有段时间,这种典型的英式隐忍的决心受到广泛赞赏。当英国成为世界领先强国时,它的地位似乎要归功于一种"不能抱怨"的生活方式。当然,这种态度在英国抵抗已经席卷其欧洲邻国的纳粹袭击时得到了充分体现。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FhrBIB9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