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防止对儿童有害的压力

剑桥——世界各国的政客们往往在卸任之后,才会关注提升学校的教学质量,增加就业机会,减少犯罪率和延长人口寿命等问题。为了国家的长期利益,他们是否有政治勇气在任上就采取行动呢?或者还是为了急功近利而采取空洞而无资金投入的政策之后,然后说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

由于科技的发展,人们对大脑的开发,人类基因以及早期的经历对后天学习,行为和健康等方面的影响都有了新的科学认识。现在,这些都不是未知的领域了。我们有能力提高所有儿童的生活质量,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目前需要的就是政治家的眼光和领导力了。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经过多年的研究,科学家发现,人类在0到5岁期间的早期教育对日后谋生能力,社会责任感和心理生理的健康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反之,如果在儿童时期,孩子遭受过分的贫穷,虐待和漠视以及暴力等,将会给他的一生都会有负面的压力。

压力如果是正常或是在可以接受范围内的,儿童可以建立一个正确应对压力的反应机制。有害的压力是指孩子在长期生活在艰难严酷的环境之中,同时得不到成人有效的帮助。一旦孩子持续经受这样有害的压力,发育的大脑就会受到损害,这对将来的健康以及学习能力都有非常不好的影响。

一旦孩子受到长期的有害的压力,很容易导致形成反社会性的人格特质,在学校和工作中状态低靡,生理心理上受到伤害——这一切都会增加社会的成本。极端的贫穷是导致有害压力产生的原因之一。

不过,有害压力产生往往来源于其他因素,例如被漠视,被虐待,以及来自父母的物质精神虐待和暴力等。每一个因素都会对孩子的大脑发育产生长期的损害。

神经学和生物学的研究使得我们了解到,贫穷以及其他不利因素是如何伤害到我们身体的。儿童时期长期的精神压力可能伤害到神经联结的形成,从而影响到大脑的结构,最终导致压力应急反应过于敏感。我们现在可以理解,为什么大量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孩子会在学校里成为问题学生,更有可能走向犯罪或是容易患上心脏病,糖尿病和其他等生理心理方面的疾病。

在有关形成有害压力的外部环境问题上,我们不禁要问:“我们怎样更好地保护孩子呢?”——地区,国家以及世界的领袖们不仅要给青年们带来美好的个人生活,也要给他们带来美好的社会前景。他们推出一系列有利于他们的政策和措施,帮助儿童建立起积极的人际关系和高质量的学习经历——通过有目的的引导,使得他们在家庭,早期培养和教育项目中得以受益,给以他们应有的关注。

除了这些短期的项目之外,长期分析研究显示,社会经济条件的改善也会起着一定的作用,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我们应该关注以下三个方面:

·        对所有的孩子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和早期的教育;

·        对贫穷的孩子提供更多的经济支持和更好的教育;

·        .给在有害压力下成长的孩子提供特殊的关爱服务。

对儿童早期科学的教育不能因为家庭的收入,所从事的项目以及资金投入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在发达国家,对儿童和家庭出现问题的研究,以及随后推出的解决方案所带来的好处,远远大于所投入的费用。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从对孩子生存权的关注转向全面关心孩子早期教育,后者的做法会给孩子带来更大的好处。

通过有效的干预,我们可以大大缓解了由于经济窘困,被歧视,被虐待而导致儿童精神上的有害的压力。神经学,对儿童智力的开发和人类的经济活动都得出同一个结论:对进行孩子早期教育,给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比起后期出现问题后的解决来说,社会所付出的成本代价要小的多。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领导力不只是有关经济成本的考量,这还关乎到道德,责任,智慧,判断力和勇气——运用我们的知识技能来推动有利于社会积极方面的变革。

贫穷和其他艰难环境对孩子的负面影响不是不可以避免的。我目前已经认识到的和已经开始做的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现在是该政治人物为那些柔弱的孩子做一些什么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