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把货币政策带给人民

伦敦—英国很晚才接受央行独立性,因为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坚决反对让非选举产生的银行家控制利率。她有一句名言,她绝不会拱手让出控制权,而英格兰银行直到1997年布莱尔的第一届工党政府当选后才获得自由。

 “针线街的老妇人”——英格兰银行的绰号——度过了303岁生日之后才被允许做出自己的决定——以及自己的错误。美联储和德国联邦银行早已独立,但大部分其他欧洲国家直到货币联盟建立前夕才纷纷效仿。在这一点上,法兰西银行从拿破仑时代开始就“掌握在政府手中,但不太明显”。

在过去20年中,央行独立性标志着某种货币政策的“历史的终结”,而在此前,许多机制都被尝试并失败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的几年里,独立央行被视为成功地控制了通胀;财政赤字较大的国家尤其热衷于央行独立性,因为可以从较低的长期利率中获益。面临信用极速扩张的局面,同时肩负着监管银行业责任的央行因为漫不经心而被严厉诘问,但当麻烦发生时,它们有因为迅速果断的反应而饱受赞美。

但货币政策的共识期也许即将结束。在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c质疑美联储理事的独立性,并明确表示如果当选将马上更换美联储领导层。在欧洲,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受到广泛批评,行长德拉吉最近不得不在持高度批评态度的德国议会面前为自己的方针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