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美国外交政策的失败

丹佛——已经漫长动荡的美国总统竞选活动无疑将在未来几个月变得更加动荡,因为现在正式选定的两党候选人已经开始了11月的大选对抗。但特别是在外交政策领域,选民将面临明确的选择。

民主党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承诺将继续现有外交政策。克林顿内阁将仍然是美国朋友和盟国热情的合作伙伴,希拉里内阁将明确告诉美国的对手美国外交政策的大致宗旨不会改变。实用主义指导下植根于实力的现行美国外交政策数十年来在确保和平和稳定方面总体来看是成功的。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的提名,共和党方面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候选人仅仅是次要问题——即老大党本身迅速转型的表象,共和党的转型对国内和国外受众都是一种令人困惑的现象。

共和党机构整个初选阶段都在捶胸顿足,疑惑像特朗普成为候选人的情况是如何发生的。比如,2016年3月,代表形形色色外交政策观点的数百名共和党顾问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反对特朗普。虽然在得到特朗普支持他们观点的“保证”后,这些顾问中有些人可能会在今年秋天支持他,但绝大多数仍然会反对特朗普。

共和党产生的总统候选人极端看淡美国前景,以至于认为美国已经陷入深渊而且可能永远无法自拔。虽然全世界仍然期待美国英明的国际领导,但正式确认特朗普提名的克里夫兰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所展现的却仅仅是恐惧和厌恶。

共和党大会上特郎普讲话最引人注目的内容是攻击上一届共和党政府。他形容乔治·W·布什是希拉里·克林顿在各类国外纠葛中的同谋,包括战争和比战争更糟的贸易协议的签署。

但在整个讲话过程中,特朗普却从未提到余下的共和党162年历史。亚伯拉罕·林肯?他算什么。修建特朗普口中破败不堪的州际公路体系的战斗英雄兼总统艾森豪威尔将军?从来没听说过。共和党代表似乎对这样的遗漏毫不在意,反而在特朗普每次发出咄咄逼人的攻击和世界末日的警告时兴奋地咆哮。

在赢得初选之前很少有人重视从未担任过公职的电视真人秀明星特朗普。现在他却已经成为共和党的名义党魁和总统竞选的旗手。究竟是怎样走到现在这一步?

现代共和党守护神罗纳德·里根曾说与其说政府解决问题,还不如说是它问题的制造者,这样的宣言体现了从那以后成为共和党烙印的基本的反政府态度。现在无法摆脱的讽刺是任何竞选公职的共和党人只想尽快废除政府,而不是实际为政府服务。因此,难怪共和党选民提名的候选人从未在政府担任过任何职务。

上述反政府观点的唯一例外一直是国防。但即使在这个问题上,共和党也已经改变了态度。特朗普已经表示他将无视美国的北约义务、抛弃全球治理机构并将与他国谈判视为背叛美国立场,而不是双向磋商。

但如果共和党外交机构真想了解像特朗普这样的候选人来源于何处,那么老大党的党员应当好好审视一下队伍中某些人的言行。即使今天没有给予特朗普实际支持,但经常呼吁在全球动荡地区单方面使用武力的马克斯·布特等人为特朗普铺平了道路。还有些人在他将民事政策分歧演变为个人偏见攻击的下流选战中为他提供了帮助。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据民意调查机构和专家预测,特朗普很有可能11月选举中告负。如果过去8年共和党未能进行调整,也许再过四年或八年能够完成这项任务。希望他们能取得成功。美国民主——以及美国外交政策——至少需要两大政党,不能只有一个主流政党而另一个极端边缘化。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