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准备由特朗普担任总统

伦敦——在美国的友邦和盟国惊讶地注视着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11月美国总统大选扑朔迷离的前景的时候,他们不能仅仅满足于束手无措。他们必须怀着最好的希望,但同时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2016年大选的关键点不仅是一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电视真人秀明星兼地产大亨已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而是与克林顿获胜相比,特朗普获胜将使世界其他国家感受到巨大的变化。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近代历次美国总统选举,美国的友邦和盟国都有其自身的偏好。但民主和共和两党候选人此前从未像现在这样截然不同。里根和卡特、克林顿和布什、布什和戈尔、奥巴马和麦凯恩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但特朗普和克林顿却有。

在外界看来,克林顿代表连续性,而特朗普则代表戏剧性的改革。究竟有戏剧性现在还无从得知,但候选人在初选期间讨好党内核心支持者而在大选期间转向中立的一般假设很可能对特朗普并不适用。他的候选人资格异乎寻常。

因此我们需要做好准备。特朗普在4月27日对华盛顿国家利益中心的外交政策讲话中再次强调“美国第一”将成为其内阁的首要原则。他将拒绝接受多边贸易协议和体系,对非法移民采取更为强硬的措施并与国防和安全盟国建立全新的关系。

在那次讲话中特朗普强调他希望美国实现“可预见的不可预见”,但同时也明确表示不会放弃自己的基本立场。盟国将需要为国防支付更多费用。如果与美国长期存在大规模贸易顺差,特朗普内阁将对其采取强硬举措。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等国签订的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地区协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彻底缚住了美国的手脚。那么最好的假设是这些协议将会失效。

那么友邦和盟国将如何应对特朗普总统?当然要谨慎对待。但1987年畅销书《交易的艺术》一书的作者肯定会同意充分准备是达成良好交易的核心因素。如果特朗普在入主白宫后能证实这种观点,他很可能会佩服自己的同行,即便这种佩服不能明说。

友邦和盟国可以且应当做好两类最坏的打算。其一是让自己更加强大,从而能更好的抵抗外力的欺侮。还有一种是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盟和友谊,准备面对原有伙伴和20世纪40年代后一直奉行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因“美国第一”原则而被打破。

特朗普总统将希望看到日本疲弱和欧盟28国分裂的结果。如果日本在过去12个月真正实行了安倍晋三首相一直承诺的自由化促增长策略就能够取得更稳固的立场。如果欧盟国家放弃对财政紧缩的痴迷并利用公共投资项目来启动增长和降低失业,那么他们的地位也能够更加巩固。

无论如何都需要采取上述举措,并由此启动建设更强大联盟的任务——这很可能成为未来的关键因素。

如果特朗普内阁寻求废除北美贸易协定,那么加拿大和墨西哥将需要加强联合。如果他选择放弃由奥巴马内阁与亚太12经济体谈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议,那么这些国家,或许在日本或澳大利亚的领导下,必须准备在它们之间落实TPP协议,或与TPP协议相似的替代物。(克林顿也表态反对TPP,但这种反对或许仅仅是战术性的;但就特朗普而言,没有任何证据能支撑这种假设。)

同样的举措也适用于欧洲。为避免在贸易或安全问题上被特朗普牵着鼻子走,欧盟及北约成员国必须互相团结。这可能意味着要为国防追加更多预算——特朗普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并非毫无理由。此外还意味着欧洲各国要充分团结,这样才能避免被仗势欺人的美国单挑出来各个击破。

但至少可以说欧洲的团结并不稳定,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咎于移民危机和2008年金融危机经济后果的影响。6月23日,英国选民如果在全民公决中投票离开欧盟,将会使局势进一步恶化。面对特朗普,要想强化英国和欧盟自身的实力,告诫英国选民投票留在欧盟将是明智的选择。

亚洲从来就不是以团结闻名的。它或许过于依赖美国的势力来平衡对手。比如日本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密切,但却从未建立正式的安全关系。日本及其最近的邻国韩国都与美国签署了长期安全条约,但这两国之间却是敌对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鉴于未来9到12个月可能发生的贸易战、货币战和长期安全联盟的解体,将地区团结的重要性置于旧恨及分裂势力之上的时机已经成熟。美国的友邦和盟国需要准备面对一个不那么友好的美国。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