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务实,或者灭亡

伯克利—评估美国经济在过去四十年的进步,结果几乎不可能令你满意。从普通美国人的角度看,这个国家近三分之一的生产潜力浪费在了完全没有增加真实财富或被2008年金融危机毁掉的东西上。

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的医疗管理支出增加了大约GDP的4%,过度医疗支出增加了大约GDP的2%。加拿大、英国和法国等国家并没有步这一后尘,但在保证国民健康方面,它们与美国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与此同时,在这段时间内,美国的支出方向从教育、公共基础设施和制造业转向为富人提供激励——大多是以减税的形式。与支出模式遵循历史趋势的情景相比,美国花在让富人更容易积累财富上的钱比以前多10%,但将实体和人力资本方面的公共支出削减了GDP的近4%。

比如,四十年前,美国将其大约4%的GDP花在了金融上。如今,这一比例增加了一倍。结果是灾难性的。尽管财阀大言不惭地认为金融公司主管和其他CEO们薪酬日益膨胀理所应当,但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在经营公司或配置资本方面比从前更有效率。相反,经济持续挣扎的大部分责任倒是可以心安理得地加在美国规模不断膨胀、功能不断失调的金融部门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