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新世界

纽约—传统医疗体系陷入了麻烦。在经合组织国家,高价医院和诊所是主要医疗服务提供者,吞噬了美国健97%的医疗支出。这一体系正在成本约束、公众对更高医疗质量的要求以及更高的期望面前苦苦挣扎。

但还有另一套体系,无法负担西方式医院的穷国采用这套体系,即以社区为核心的医疗体系。我们需要双管齐下;我们需要它们共同起作用。事实上,医疗承诺和现实之间日益拉大的差距为更关注社会行为而非生物学的新机构创造了空间,不管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是如此。

在1996年《哈佛商业评论》的开创性文章中,布莱恩·亚瑟(W. Brian Arthur)指出,通过计划、层级和控制设计的医疗体系和以观察、定位和扁平组织为特征的医疗体系之间存在重要区别。第一种体系关注工具、流程和最优化。它主要关注获得医疗,并且通常面临着回报递减的局面。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KrYO33Z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