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医疗新世界

纽约—传统医疗体系陷入了麻烦。在经合组织国家,高价医院和诊所是主要医疗服务提供者,吞噬了美国健97%的医疗支出。这一体系正在成本约束、公众对更高医疗质量的要求以及更高的期望面前苦苦挣扎。

但还有另一套体系,无法负担西方式医院的穷国采用这套体系,即以社区为核心的医疗体系。我们需要双管齐下;我们需要它们共同起作用。事实上,医疗承诺和现实之间日益拉大的差距为更关注社会行为而非生物学的新机构创造了空间,不管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是如此。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1996年《哈佛商业评论》的开创性文章中,布莱恩·亚瑟(W. Brian Arthur)指出,通过计划、层级和控制设计的医疗体系和以观察、定位和扁平组织为特征的医疗体系之间存在重要区别。第一种体系关注工具、流程和最优化。它主要关注获得医疗,并且通常面临着回报递减的局面。

相反,第二种体系是一个由心理学、认知和适应构成的网络化世界。它可以通过灵活的结构和面对多样化的本地风格需要的能力提高回报。它不是由某个具体行业的利益推动,并且与高价医疗体系形成互补而非竞争关系。它首先强调福利、健康行为以及如何做出健康选择。

第二种方针对心脏病、高血压和糖尿病等病症尤其有效,这些病症与个体行为、身体状况和社会经济因素关系��为密切。

以糖尿病为例。一些大型制药公司竞争有限的糖尿病病人群体,提供只能带来边际改进的血糖控制新模式,采取价格竞争,并与保险商和医疗提供商达成战略合作关系。这些机构主要关心的是捍卫市场地位。它们的行为并不会延伸到帮助数亿有可能罹患糖尿病或现有疗法收效甚微的人群。

但最好的糖尿病调理办法是营养饮食、积极的生活方式、社会支持和根据个体条件量身定做的辅导。这一基本模式也构成了预防糖尿病和大部分慢性病的基础。对健康人的好处也非常可观。

事实上,传统医疗只占我们的生活质量和预期寿命的一小部分(约20%),其他部分是由健康行为、社会和经济因素以及个体条件决定的。应对全球慢性病大爆发需要我们解决这个80%,而要想实现这一点,就不能只依靠传统医疗组织。

相反,许多成功项目建立在已有的社会基础设施上,解决了大量已知健康问题,甚至还发现了新问题。这一新方针的例子包括Omada Health等科技公司、格莱珉银行(Grameen Bank)等社会企业、一百万社区健康工作者计划(One Million Community Health Worker Campaign)等。Omada Health公司开发了个性化在线医疗指导,糖尿病高风险群体在家中就可以学习;格莱珉银行它们通过微贷款网络建立了低成本初级医疗体系;一百万社区健康工作者计划借鉴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和其他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类似模式,指导普通公民如何在所在社区提供看护服务。

这些健康项目可以通过实用方式加速。首先,经合组织国家的国民医疗支出必须改变几乎只关注医疗的状况,接纳能带来健康改善的新来者。此外,这些新来者应该能够获得传统医疗体系的昂贵数据和金融基础设施。应该鼓励医生和护士与新健康实践者合作,纳入学校、食品公司、金融企业和社会服务机构等外部相关利益方。最后,需要给予社区组织和家庭看护提供者更大的支持,他们能够帮助人们获得更好的健康状况。

西方医疗当局正在引起注意。比如,英国威尔士国民卫生服务局(National Health Service)正在试点巴西所采用的社区实践。纽约市也受非洲健康网络启发,正在扩大其社区健康网络以连接彼此脱节的服务。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诚然,传统医疗的承诺永远重要,只要科技进步继续强化健康基础设施和服务供给。尽管如此,我们仍可以从新一代健康专家身上汲取大量经验,他们明白个体如何做出决定、集体行为如何创造更健康的环境、良好的健康如何带来更好的生活。

说到底,医疗的新世界具有无穷潜力,因为其边界就是我们的生活、工作和游戏,让我们人人成为医疗专家和创新者。说到底,与慢性病的战争成败不在医院,而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