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nce122_Getty Images_roadglobefuturetravel Getty Images

我年轻时从未预料到的事情

劳德代尔堡—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会在每个新年到来之际反思伴随自己一生的广阔的发展趋势。对我来说,我常常关注意外(包括积极的消极的):即我在年轻的时候以为不可能或不可想象的东西。

我出生在二次大战期间,生长在加拿大,对于广大世界的至少部分角度有着一般性的认识,包括冷战。黑白电视机让我们能够坐在客厅目睹核武器的破坏力。我和其他很多孩子们看过电视连续剧《华特·迪士尼的迪士尼乐园》(Walt Disney’s Disneyland)上的“我们的朋友原子”(Our Friend the Atom),尽管如此,我们在晚上仍会睡不着,听着飞机滑向而过,希望它们没有携带能让我们灰飞烟灭的玩意儿。

核武器被保存在发射井中,原因是“互相确保毁灭”(MAD)所带来的震慑效应,以及古巴导弹危机千钧一发之际卓有成效的领导力。最终,冷战结束了,今天不到30岁的一辈子都生活在没有冷战的世界里。对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美国经济和军事主宰乃是平常持久之事,一如冷战之于婴儿潮一代。但如今,我们正处在另一场导致焦虑的实力关系变迁的边缘。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vVcfN35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