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es75_XinhuaLiu Jie via Getty Images_USfederalreservecovid Xinhua/Liu Jie via Getty Images

"脱疫"的经济风险

爱丁堡—十年来人们一直把“脱”当前缀用表示退出、摆脱,希腊有可能退出欧元区时,第一次出现了希腊脱欧的说法,意大利脱欧也曾出现过一小段时间,最近意大利又重新用起了这个表达,但是这两个国家并没有真正地脱欧。同样的还有法国脱欧,即法国单方面宣布退出欧盟,极右翼政客玛丽娜·勒庞之前屡屡谈及法国脱欧,但最后不了了之,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中,唯一倡导脱欧的候选人弗朗索瓦·阿塞利诺最后只得到了0.9%的选票

大部分欧洲大陆国家的退出都没有下文,至今只有英国真的脱欧了,尽管2016年6月英国大选之前的一个月的民调显示,法国人对欧盟不满的比率高于英国人,前者为61%,高于后者的48%。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有脱离意愿或实现脱离都是不好的,但如今人们广泛期待和讨论的新概念——脱疫——这个拼凑得很奇怪的词语却承载着人们对摆脱新冠疫情的乐观期许:希望能像以前那样和任何朋友吻别(至少可以亲脸),或者在纽约东京这些拥挤的大城市再下饺子一样地挤城轨或有轨电车。

毫无疑问,社交恢复正常一开始对经济是有利的,国际清算银行研究人员估计,2020年疫情导致发达国家遭受了8%的生产损失,今年损失还将增加2%,交通出行等管制一旦放松,2022年经济将迎来强劲复苏,恢复的程度取决于各国的新冠感染率和疫苗的接种率,当然,如果感染率和复发率普遍上升,各国需要执行更严格的活动禁令,可能会第三次重创经济。

然而,脱疫并不是完全有利无害的,非常擅长转机为危的央行行长们已经忧心忡忡,虽然现在经济形式大体乐观,但他们看到了巨大的风险,近日,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奥古斯丁·卡斯滕斯声称:“政策制定者仍面临巨大挑战,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十分繁重,疫情的不利影响十分严重。”

卡斯滕斯的核心观点是,“前所未有的宏观经济宽松政策”通过极低的利率、大规模量化宽松以及充足的财政支持,成功减轻了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各国的援助预算各不相同,比如美国的预算就远高于欧洲,但是各地政府债务都有大幅上升,如今在意大利、日本等国的涨幅更是史无前例的。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在此背景下,国际清算银行发现了两种危险情况。第一种问题本质上是病毒的问题:新冠状病毒还会变异,未来还需要封锁和财政支持,这对于部分国家来说是不可能的。但在我看来,进一步出行管制在政治层面也是不可行的,因此,一旦变异病毒快速传播,我们需要尽力应对,祈祷疫苗能尽可能减少死亡人数。

第二种情况我认为是更有可能的,当前价格压力加剧,通胀进一步上升,最终需要制定货币政策。截至今年7月,美国消费者价格通胀率为5.4%。反映干散货海运运费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本年度上涨约170%,许多地区出现了供应限制。

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官方宣称,通胀飙升只是暂时的。但法国有句格言,“rien ne dure comme le provisoire”(临时命令往往最长久)。如果像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和其他人认为的那样,当前央行的共识是错误的,那么未来可能会有困难重重。

脱疫期间的货币紧缩后果比以往更严重。央行大量囤积政府债务,政府债券的平均到期日实际上缩短了,因此公共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对短期利率的变化比以往更加敏感。各国政府不会对本国央行收紧政策感到满意,因为这可能直接损害财政。

此外,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货币紧缩对新兴市场来说是极不可取的。尽管最近有迹象表明富裕国家愿意捐助疫苗,但大多数新兴国家仍难以控制疫情,新冠肺炎疫苗接种率远低于欧洲或北美。

为了控制新冠疫情,我们都面临着类似的挑战,各国政府所采用的政策组合大体相同。在脱疫期间,一切政策都可能有变化。对于新冠病毒感染率低、公共债务可控的国家来说,对自己有利的措施可能会对其他国家的经济有害。

因此,卡斯滕斯呼吁货币政策正常化“要非常缓慢”,然而他也主张控制通胀和保证央行独立性是第一要务,这一主张是意料之中的。他可能会补充说,我们还需要更多国际政策协调,过去一年半中几乎没有看到任何协调,而国际清算银行也忙得抽不出身。

Translated by Xiang zeguang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vCL1K3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