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后美国时代的以色列

巴黎——走遍世界,乔治·W·布什也只有在以色列等少数几个地方才能得到真正热情甚至是充满爱意的欢迎。于是这位美国近代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对不久前在耶路撒冷所受到的英雄凯旋式的热烈欢迎一直津津乐道,当时他作为贵宾在这个犹太国家成立60周年之际应邀参与了由以色列总统西蒙·佩雷斯提议和策划的国际会议。

历史修正主义被列为会议最重要的日程安排,这项安排把美国描绘成了1948年以后以色列最忠实的支持者和盟友。然而实际上,1948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乔治·C·马歇尔曾经试图阻止哈里·杜鲁门总统承认以色列独立。与此相似,1956年苏伊士危机爆发之时,美国曾竭力阻挠法国、英国和以色列占领苏伊士运河的一项联合计划,美国的这次行动被认为是政治上一次成功的决策,同样成功的还有亨利·基辛格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期间实行的复杂的外交政策。

布什、佩雷斯和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之间的拥抱和亲吻无疑非常令人感动,但它们同时也给人带来困扰——而这种困扰并不完全因为绝大多数时候,美以之间的日程安排都从未严肃地提到巴勒斯坦事务。这使人们产生了类似于在泰坦尼克号上起舞的感觉——那意味着即将发生转折的特殊关系最终达到了高潮,意味着一场为即将消失的事物所举行的豪华盛宴。

它的意义不仅仅局限在两位领导人——布什和奥尔默特——即将卸任。除了庆祝布什领导下长达8年与众不同的“独特友谊”之外,还有一点似乎非常清楚,那就是始于1967年“六日战争”长达41年的特殊伙伴关系可能走到了尽头,正是从1967年的“六日战争”开始,美国成了以色列的主要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