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包容是一种使命

华盛顿—自2000年启动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MDGs)以来,我们在实现它们的方向上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是,很不幸,许多国家距离实现这些目标仍然十分遥远,即使在取得了重大进步的国家,一些群体——包括原住民、贫民窟或边远地区居民、宗教或其他少数群体以及残疾人士——一直被排除在外。最新世界银行报告强调,弄清排斥的根源对于确保未来发展更加有效、更加包容至关重要。

社会和经济排斥并不只是道德问题;它会带来极大的成本。 2010年世界银行报告估算,罗姆人被排除在欧洲教育和经济体系之外每年至少给塞尔维亚带来1.72亿美元的生产率损失,给捷���带来2.73亿美元损失,给罗马尼亚带来6.6亿美元损失(以2010年4月汇率衡量)。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这些损失反映出排斥的深远影响。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发现,残疾儿童比无残疾儿童更加难以进入学校——在校成绩也比较差。在印度尼西亚,残疾和非残疾儿童小学入学率存在60%的差距,初中入学率存在58%的差距。由此带来的排斥感和疏离感可能破坏社会凝聚,甚至导致动荡和冲突。

作为千年发展目标后继项目的新发展日程表现出对包容的关键重要性的更加敏锐的认识。杰出人士高级别委员会(High-Level Panel of Eminent Persons)关于2015年后日程的报告强调了包容性,指出“任何人——不管他的民族、性别、身居何处、是否残疾、种族和其他情况怎样——都不能剥夺他的普世人权和基本经济机会。”报告认为,下阶段发展日程必须“结束歧视”并“着手治理贫困、排斥和不平等的根源。”

基于此,毫不奇怪包容性成了千年发展目标后继项目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的基石——从目标选择开始,发展中国家正在这方面起到领导作用。

实现社会和经济包容性的目标决非易事。目标必须明确定义、可以测量、可以实施,并且必须得到有效监督、评估和共同问责框架的支持。此外,必须建立一个系统帮助各国将联合国形成一致的全球目标转化为适合各自特殊经济环境和社会模式的实际措施。

在这方面,墨西哥政府今年主办了一系列研讨会,来自政府、联合国、多边开发银行和学界的代表分享了及实施、测量和监督包容性和可持续性目标的愿景、最佳实践和方法。这些讨论形成了国际社会对治理贫困、不平等性和环境恶化的结构性因素的承诺。

社会和经济包容是世界银行集团消灭极端贫困、提振共同繁荣的目标的核心。毕竟,如果发展投资不能惠及所有人,这些目标就无从实现,而要确保发展投资惠及所有人,就需要专注于一直被边缘化的群体。正因如此,世界银行集团和国际货币进组织将平等性作为今年年会的关键主题。

试图解决社会包容性问题的政策和计划并不一定要做得更多;而是需要做得不同。南非在这一方针的指导下,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里就在从制度性隔离转向“彩虹国”方面取得了极大的进步。

类似地,孟加拉国通过扩大曾经具有排斥性的非正式地方司法体系shalish推进包容性。越南的北部山区减减贫工程(Northern Mountains Poverty Reduction Project)为该地区贫穷村庄提供改善的社会服务和可持续基础设施,彰显出少数社区成员也可以在发展项目中扮演关键角色。

最后,墨西哥的包容性早期儿童发育补偿性教育工程(Inclusive 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 Compensatory Education Project)专注于在最边缘化的市镇扩大早期儿童发育服务的普及和改善学习效果,帮助被排斥群体认识其基本需要。比如,应土著父母要求,该工程提供双语教育。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当然,制定2015年后发展日程只是第一步。其成功的实施需要大胆的政策和强化的全球合作以解决包容的影响和根本原因。

此外,世界领导人必须应用千年发展目标的关键经验:明确的目标、充足的资金、更好的数据对于基于证据的政策和监督其效果至关重要。在这样的方针下,下一个发展日程最终能够保证所有群体都能在经济机会和社会进步方面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