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民粹主义与媒体

伦敦—我以长者的人生经验知道,民粹主义的最好时代是它不受欢迎时。本土论,不管以什么形式出现,都不曾进入政治核心。经济保护主义者从未赢得选举。选民,即使是那些担心移民的选民,也会基于经济和福利问题做出选择,而媒体对于这些问题的报道也相对准确。

但如今,我们似乎进入了不同的政治时代。人们最常提及的例子是去年英国投票脱离欧盟和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选举。波兰和匈牙利也成为令人担忧的例子,政客利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修辞推动散发着极权主义萌芽的恶臭的目标。

当然,在事实极权主义体制中和在民主体制中使用赤裸裸的民族主义是有所区别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用民族主义来巩固支持度,正如西方政客也可以做的那样,但他们没有民主约束,可以完全无视法治。

习近平把批评者关起来。普京的批评者常常被杀,但是,如果你相信特朗普,俄罗斯安全机构与此完全无关。而即使就是他们做的,特朗普在最近的采访中表示,也没有什么可谴责的。“杀手有的是,”特朗普说,“你以为(美国)就清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