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对西方的战争

纽约—1938年,流亡中的匈牙利犹太哲学家奥雷尔·科尔奈(Aurel Kolnai)出版了他最著名的著作《对西方的战争》(The War Against the West),考察了国家社会主义背后的思想。科尔奈似乎读过了每一篇枯燥的论文——大多数是三流思想家的作品,这些作品吹捧英雄之地(Land of Hero)的尚武精神、自我牺牲、血与土的美德;批评商人之地(Lands of Merchants,即西方)的享乐主义、自由民主的资产阶级社会。

当然,英雄之地就是纳粹德国,而西方则受到犹太人的钱和有毒害作用的大同论的腐蚀,以美国和英国为代表。你必须拥有同样的血才能属于英雄的日耳曼民族,而盎格鲁-萨克斯世界的公民权向所有愿意遵守法律的移民开放。两种不同公民权模式的思想至少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末,当时的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看不起英国、美国和法国,称它们是杂种社会,或者,用他的话说,如假包换的“犹太化”。

 “西方”赢得了战争,至少赢得了欧洲的西半边;苏联赢得了东半边。而从前的敌人并没有被惩罚,而是被教育——通过大量美国资金补助的文化和政治项目——变得更像是美国人。

与此同时,美国在英国的帮助下,制定了一套1945年后的新国际秩序,这套秩序基于自由贸易、超国家机构,以及(至少在理论上)对自由民主的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