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正确对待民粹主义反动

坎布里奇—在许多西方民主国家,今年是反抗精英之年。英国脱欧运动的成功、唐纳德·特朗普出人意料地拿下美国共和党,以及德国和其他国家民粹主义政党的成功让许多人感到震惊,惊叹要变天了。《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菲利普·史蒂芬斯(Philip Stephens):“当前全球秩序——1945年建立起来并在冷战结束后扩大的基于规则的自由制度——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全球化正在撤退。”

事实上,下如此宽泛的结论可能为时尚早。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一些经济学家将目前民粹主义的兴起归因于20世纪90年代的“超级全球化”,其中国际金融流动的自由化和世界贸易组织的成立——特别是2001年中国的加入——最受关注。据一项研究,从1999年到2011年,中国进口品消灭了近一百万个美国制造业岗位;如果包括供应商和相关产业的话,就业损失高达240万。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指出,“疯狂的是,一些全球化反对者忘记了十亿人主要因为全球化而摆脱了贫困。”即便如此,他又说,经济学家有道德义务停止忽视这些落后的人。慢增长和不平等性加剧让政治之火火上浇油。

但我们谨慎将民粹主义完全归因于经济困难。波兰选民也选择了民粹主义政府,尽管它是欧洲经济增长最高的国家之一,而加拿大在2016年成功地抵挡住了正在搅乱它的庞大邻国的反建制情绪。

在一份对欧洲民粹主义政党支持率上升的仔细的研究中,密歇根大学政治学家罗纳德·英格尔哈特(Ronald Inglehart)和哈佛大学政治学家皮帕·诺里斯(Pippa Norris)发现,面临劳动力变化的后工业社会的经济不安全的解释力还不如文化抵制。换句话说,支持民粹主义是曾经的主流人口群体对于威胁到他们的地位的价值观变化的反应。“20世纪70年代的无声的革命似乎带来了今天愤怒和仇恨的反革命力量,”英格尔哈特和诺里斯认为。

在美国,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者多为年龄较大、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男性。年轻人、女性和少数族裔在对他的阵营中代表不多。超过40%的选民支持特朗普,但在全国失业不高的情况下,只有一小部分可以主要归因于他在经济萧条地区所受到的支持。

相反,在美国民粹主义的复兴因素也不止于经济。《经济学人》组织的YouGov民调发现,特朗普的支持者带有强烈的种族仇恨,特朗普的“出身论”(质疑美国首任黑人总统奥巴马出生证明的真实性)对于他走到今天这一步很有帮助。而反对移民,包括让墨西��出钱筑墙的主张是其本土论的早期核心。

但一份最新的皮尤(Pew)调查 表明美国移民情绪正在上升,51%的成年人认为新来者增强了经济,而只有41%认为他们是负担,而2010年年中(大衰退的影响仍能尖锐地感受到时)为50%。相反,在欧洲,中东和非洲政治和经济难民的猛然大幅流入造成了更大的政治影响,许多专家猜测英国退欧与其说是因为布鲁塞尔的官僚主义,不如说是因为英国的移民问题。

反感精英可能是经济和文化双重怨恨造成的。《纽约时报》发现偏向于特朗普的选区有一个主要特征:人口中白人工作阶级占主体,他们的生计在美国经济去除制造业产能的十年中遭到了负面冲击。但即使没有经济全球化,文化和人口变化也会产生一定程度的民粹主义。

但就此认为2016年大选突显出一种将终结全球化时代的孤立主义趋势还是言过其实了。相反,支持全球化和开放经济的政策精英必须要让人们看到他们正在解决经济不平等问题并为受变革影响的群体提供调整协助。刺激增长的政策,如基础设施投资,也十分重要。

欧洲可能因为抵制移民情绪高涨而情况有所不同,但过度地从今年选战的激烈言辞中解读美国公共观点的长期趋势是一个错误。尽管精心构思新贸易协定的前景不乐观,但信息革命仍然加强了全球供应链,并且,与20世纪30年代(甚至80年代)不同,保护主义也没有回潮的趋势。

事实上,美国经济对国际贸易的依赖程度增强了。据世界银行数据,从1995年到2015年,商品贸易战总GDP的百分比增加了4.8个百分点。此外,在互联网时代,跨国数字经济对GDP的贡献正在快速增加。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2014年,美国出口了4,000亿美元的需要信息和通讯技术的服务——占美国服务出口总量的近一半。上个月,芝加哥外交关系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民调表明,65%的美国人同意全球化总体对美国有利,59%说国际贸易对美国有利,年轻人的支持率还要高。

因此,尽管2016年在政治上可能是民粹主义之年,但这并不意味着“孤立主义”是对当前美国世界观的正确描述。事实上,在一些关键角度——即移民和贸易问题——特朗普的说辞似乎与大部分选民的情绪相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