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货币民粹主义死路一条

斯沃斯莫尔—如今,在美国和其他国家,民粹主义政客常常声称宽松的货币政策正在伤害普通工人,从而加剧收入不平等。不平等固然是一个问题,但提高利率绝非解决之道。

有不同意见是一件咄咄怪事,尤其对民粹主义者来说。毕竟,低利率有利于债务人,有损于债权人,因为货币宽松可以刺激通胀。比如,纵观美国历史,大部分时间里民粹主义者都支持宽松货币政策作为帮助草根对抗铁石心肠、一心向钱的差距遥远的银行家。

因此,十九世纪的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们要阻挠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们成立国民银行。威廉·杰宁斯·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在1986年总统选战中向他的核心选区承诺放松货币时也是如此:他的票仓是饱受高利率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冲击的中西部农民。20世纪80年代初反对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克尔(Paul Volcker)的高利率政策的供给派也是如此——他们的观点促使总统里根在1985年任命了两名美联储理事以挑战沃克尔。

但是,现如今剧本有所改变——并且不仅仅只有边缘民粹主义者热衷于此。比如,英国首相梅在本月早些时候宣称低利率正在伤害普通工人阶级而有利于富人。利率下降推高了证券价格——包括股票和债券——而大部分证券持有在富人手中。“有资产的变得更富,”梅说,“没有资产的遭了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