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管理民族主义的经济后果

拉古娜海滩—6月份,英国出人意料地投票退出欧盟,此事的后续发展正在被密切关注。全世界人民——特别是欧洲人民——希望知道英国脱欧会如何展开,这不仅仅是为了管理此事的具体影响,也是为了以此来推断如果其他即将到来的投票也有利于民族主义日程的话会发生什么情况。

这些日程显然正在制造政治倒流。德国将在2017年举行大选,如今,极右翼的德国另类党(AfD)正在崛起,在最近的州选举中表现抢眼就是明证。在法国,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希望凭借民族主义在明年的大选中问鼎总统宝座。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一趋势并非欧洲所独有。在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承诺要对中国实施贸易关税、在美墨边境建造一道隔离墙,并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

那么,投票给民族主义会造成什么经济后果?从英国退欧公投看,即刻的影响可能包括金融市场动荡和消费和投资者信心冲击。但这很快就会让位给经济和金融冷静。真正的问题是接下来会怎样。

平心而论,英国的冷静相当脆弱。公投之前的预测是支持退欧将导致经济剧痛和金融波动,这一预期仍有可能成为现实。影响的严重性取决于英国及其欧洲伙伴如何谈判棘手的分离问题,特别是自由贸易和金融畅通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保留。

但是,就目前而言,波动仍然可控。这部分可归因于英国首相梅的新政府在退欧过程问题上有意采取了渐进方针。梅还明确地表明,她和她的内阁成员不会提供定期进展报告。

英格兰银行也起到了作用,几乎立即向经济注入流动性。此外,英格兰银行说服市场参与者相信它将致力于保持金融稳定并避免市场失灵可能导致的失序。

英格兰银行的警惕,加上对欧经济和金融安排尚未改变的事实,让公司和家庭放心地中止了改变行为的计划。现在,他们正在坐等英国谈判“软”还是“硬”退欧,然后在对行动作出重大改变。

英国在影响深远的经济和金融未来的不确定性中重塑冷静的能力表明,政治行动者可以通过正确的方针管理冲击和意外。如果英国领导人匆忙宣布存在多时的贸易体系和其他与欧盟的经济和金融安排不再有效,而没有制定出可信而全面的替代方案,情况可能远比现在更加波动。其他志在推动类似的内向日程的行动者应该引起注意——不管是寻求缩小国际连通性的欧洲民族主义政党,还是准备实施可能引起贸易伙伴报复的关税的美国总统候选人。

当然,在当前环境下,靠谱的英国领导层所带来的积极效应终究是有限的。当英国与欧洲“离婚”的细节最终公布时,公司和家庭将有所反应,特别是如果英国与欧盟的贸易、经济和金融联系发生重大变化的话。这一反应——目前看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将伤及经济增长、刺激金融波动。

但在这里,谨慎克制的方针仍有所助益。英国政府竭尽全力就谈判的最敏感部分与其欧洲伙伴进行保密。当公布变化时,英国政府应该同时公布更大的、可信的、以包容性增长和改善金融稳定为目标的国内改革方案。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飞机切换引擎时想要保持平稳飞行很难。而这正是梅政府所面临的挑战。梅政府现在正在认识和组织新引擎的部件,并计划进行快速组装,以此来为这一极其精细的调整做好准备;在此基础上,梅政府才能卸下欧洲贸易引擎而不引起剧烈颠簸甚至坠机的风险。

但即使有了精心排序的计划,梅政府仍需要表现出一定的恢复力和灵活性,并且要比其前任高得多,这样才能在不改变增长和稳定路径的情况下管理好转型。其他赢得权力的民族主义政治人物或政党亦然。问题是他们中是否有人能够胜任这一复杂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