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mbi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Gustavo Petro JOAQUIN SARMIENTO/AFP/Getty Images

民粹主义正在拉丁美洲卷土重来吗?

圣地亚哥—直到最近,拉丁美洲似乎逃过了民粹主义的大白鲨,而北美和欧洲令人大开眼界地把自己送往这头大白鲨的嘴巴。诚然,马杜罗的查韦斯主义政权一直在囚禁公民、破坏委内瑞拉经济。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和尼加拉瓜的奥尔特加随心所欲地改变规则,让自己永远不断当选。但作为庇隆主义变体的基什内尔主义在阿根廷选举中败北似乎标志着阿根廷的转折点。巴西的罗塞夫被弹劾,以及她的失败的经济政策被承认财政债务和赤字无法永远增长的方针所取代,则有可能代表巴西的转折点。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地区政治基调也似乎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将一切政治对手发起激烈指控、打为敌人的做法变成了拖鞋和谈判,比如,墨西哥总统涅托上任伊始便签署了短暂但重要的协议,让经济改革得以成行。

好吧,当你觉得安全的时候,你又会回到水里去了……

今年是拉丁美洲政治关键性的一年:域内三个人口最多的国家将举行总统选举。而在巴西、哥伦比亚和墨西哥,极化是形势的关键词,左翼和右翼民粹主义者在支持率上领先。

先看哥伦比亚,它将在5月份第一个投票。前总统、民粹主义保守派乌里韦提出要与FARC游击队进行无情的军事打击,并反对2016年和平协议,这让他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他所支持的有选人伊万·杜丘(Iván Duque)在民调中领先,更在3月11日的初选中大获全胜——这次选举投票人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590万人。他在第二轮选举中的潜在反对者是前M-19游击队员、波哥大市长古斯塔沃·佩特罗(Gustavo Petro)。尽管还有一位候选人也勉强跻身第二轮,但建制派面临着下风。

巴西选举将在10月份举行,其结果更不确定。巴西政治肥皂剧的中心是受人欢迎的前总统卢拉,1月份,他被判腐败罪名成立,面临12年牢狱之灾。他仍然很受欢迎,但他赢得选举的可能性日薄西山。这让可能的左翼竞争者——不管来自卢拉的工人党还是其他党派——难以与当下的黑马、国会议员、前空降兵哈尔·保索纳罗(Jair Bolsonaro)相提并论。《纽约时报》最近将保索纳罗描述为一位“极右翼煽动家”,长期“鼓吹仇视妇女、黑人和同性恋的言论。”一些候选人试图抓住中间派,但没有一人能够在民调中有抢眼表现。

墨西哥将在7月投票,一轮定胜负。任何候选人只要比其他人多获得一张选票,就是总统。而民调显示,这位候选人很可能是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兹·奥布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即人们常称的安姆洛(AMLO),一位有过两次总统竞选经验的民粹主义“老鸟”。最近他立场有所温和,推翻了过去的一些方案,如银行和行业国有化、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

新一代拉丁美洲民粹主义者很有可能在竞选中获胜,这至少带给我们四个教训。

第一:重要的不是经济,蠢货!巴西、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经济都在增长,只是速度有点慢。但与高企的通胀、不稳定的金融以及大幅波动的货币(经常在这些国家的选举期间发生,特别是巴西和墨西哥)相比,很难否认宏观经济管理已有所改善,地方经济稳定性大大增强。

巴西的改善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在罗塞夫任职期间,巴西经历了创纪录的深度衰颓。罗塞夫被弹劾后,经济复苏也站稳了脚跟,2017年增长1%,2018年预计将加速至2—3%失业率为12%,虽然仍然很高,但去年的每个月都有所下降。但这些进步并没有让罗塞夫的中间派继任者特梅尔得到认可,他的支持率低得可怜。这些进步也没能给任何承诺坚持类似经济政策的候选人带来支持。

第二个教训对美洲政治研究者来说早已耳熟能详:严厉的法律和秩序(law-and-order)方针,包括扩大持枪权,能带来政治收益。对今天的拉丁美洲选民来说,犯罪和暴力是最突出的问题。复杂的解决方案——如监狱改革和新毒品法也许在技术和道德上是正确的,但没能转化为选民支持;承诺向蟊贼(或游击队员)开枪可以。多年来,乌里韦和他的追随者一直在向哥伦比亚人兜售这一政策。保索纳罗——他 “死掉的罪犯才是好罪犯”——也在巴西鼓吹这一点。

第三,建制派候选人前景黯淡(智利新当选总统皮涅拉也许是能够证明这一法则的例外)。在墨西哥,前财政部和外交部部长、制度革命党(PRI)候选人何塞·安东尼奥·米德(José Antonio Meade)是一位能吏。圣保罗州州长、中间道路的巴西社会民主党候选人杰拉尔多·奥尔克明(Geraldo Alckmin)亦然。哥伦比亚前副总统、部长、参议员日耳曼·巴尔加斯·勒拉斯(Germán Vargas Lleras)亦然。他们都是地方商界的香饽饽。他都在民调中叨陪末座。

最后,拉丁美洲中间派候选人,不论是自由派还是社会民主党人,都没能完成加拿大的特鲁多和法国的马克龙出色完成了的任务:编织一套有说服力的说辞论证为何他们想执政、他们想为谁执政。事实上,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任务。即便是哥伦比亚麦德林市前市长塞尔吉奥·法哈尔多(Sergio Fajardo)这样极具号召力、以治理毒品之城闻名于世的人物,也在选举中步履维艰。

在经历了席卷整个地区的一连串腐败丑闻后,选民们态度狐疑也不难理解。他们要求每一位候选人回答:你站在我这边吗?拉丁美洲的民粹主义候选人——和他们在美国或欧洲的同道们一样——承诺向罪犯开枪、将移民拒之门外、对银行家施以惩罚,这是对这个问题的简单又伪善的答案。在温和派学会如法炮制——而不误导选民——之前,他们都将成为民粹主义大白鲨的饵食。

http://prosyn.org/leObIbG/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