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把欧洲从悬崖边拉回来

发自达沃斯 ——2007年,美国患上了一场严重——且具有高度传染性的 ——经济重感冒。八年后,它终于令人信服地复原了——这场复原是如此有说服力,以至于​上月​美联储备在十年来首次调高了本国基准利率。然而欧洲的病情却依然严峻。它非但没2008年后的感冒中恢复;同时却在多重危机的困扰之下,俨然有发展成肺炎的趋势。

对病原体的最佳防御是一个强大的免疫系统。而这也是当今欧洲所缺乏的,因为政治领导人都无法为自己的人民描绘一个鼓舞人心和前瞻性的远景。随着国民政治冷淡程度达到了1930年代那段最黑暗时期以来的高点,欧洲屈服于破坏性民粹主义力量的风险也日渐增大。

但现在还不应太早放弃希望;相反,欧洲正处于实现长期繁荣的有利位置。为了实现美好未来,欧洲的政治阶层不能只是疲于应付与他们的成长同时出现的各类危机,还必须开始关注宏观大势,预测和应对挑战,并再次鼓动起民众的信心。

那么这算是个过分的要求吗?纵观历史,答案是否定的。六十年前,与欧洲的经济因为二战的而满目苍翼,欧洲的领导人却把目光从眼前的艰难困苦中移开,放眼去塑造一个构建于欧洲一体化之上的光明未来。如今我们也需要同样的理想和远见,而在促进区域合作方面能力无人能及的欧盟,则仍会是必要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