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民粹主义的地缘政治

新加坡—目前,亚洲国家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是从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选举,以及英国退欧公投(英国选民选择退出欧盟)中汲取什么教训。不幸的是,注意力没有放在应该的地方:地缘政治变化。

相反,在大部分情况下,经济成为主要立论点:全球化尽管改善了总体福祉,但也冲击了工人和产业,并制造了更加剧烈的收入差距,产生了支持英国退欧和特朗普的焦虑选民。另一个立论点主张技术进步比全球化更加加剧了经济不平等性,为发达国家的政治扰动创造了条件。

无论如何,新兴国家的决策者都将不平等性视为主要问题之一,着力点围绕改善社会流动性,唯恐全球化和新技术取代中产和工作阶级并未本国特朗普和英国退欧铺平道路。对亚洲国家来说,政策药方是明确的:顾及后进人口,为失业工人提供再培训和新就业机会。

当然,所有社会都应该关注最贫困的成员、实现社会流动最大化,同时奖励企业家精神、谴责只顾改善自己生活的人。但专注于这些政策无法解决民粹主义反动背后的群众不满,因为不平等性不是根源。感觉失去控制才是。